一顶智能“帽子”治疗癌症?肿瘤电场治疗产品 Optune 已登陆香港

戴上一款特制的贴片“帽子”,通电后产生的局部特殊电场可以控制肿瘤细胞生长。题图来自Novocure官网

 

 

如果是一名肿瘤患者,你会信任上面这种治疗方法吗?

 

近期刚刚走进中国医疗界视野的“肿瘤电场治疗”(Tumor Treating Fields, TTFields),是一种癌症新疗法——非业内人士或许很容易与“电击治疗网瘾”、“火疗、磁疗的传销产品”联系到一起,而实际上,肿瘤电场治疗(TTFields)这个疗法,是以色列生物学和电生理学专家 Yoram Palti 所首创。为消除质疑并将产品带给肿瘤患者,原本在以色列工作的 Yoram Palti 教授努力了近20年。

 

Yoram Palti 在 2000 年创立了名为 Novocure 的医疗公司,并在两年后成立了“肿瘤电场治疗研究中心”,开始做电场治疗联合化疗以治疗脑胶质瘤的临床试验,并推出了肿瘤电场治疗产品Optune。

 

彼时,手术、化疗、放射疗法是更为熟知的治疗癌症方法。肿瘤电场治疗是利用贴敷于头皮的电场贴片产生特定频率的电场来破坏癌细胞的有丝分裂,使受影响的癌细胞死亡来抑制肿瘤生长。

 

2011年,美国FDA批准了肿瘤电场治疗产品 Optune,用于治疗复发胶质母细胞瘤;2015年美国FDA又批准Optune治疗新发的胶质母细胞瘤患者。目前,用于治疗胶质母细胞瘤(简称GBM)的 Optune,已经在美国、欧洲、日本等地区上市,且在全球其应用于其他多个实体肿瘤适应症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

 

去年,Novocure公司董事会执行主席William F. Doyle博士来到中国,在跟相关的医疗协会专家交谈后,William非常吃惊,他发现肿瘤电场治疗已经受到了人们关注,但只是很好奇在哪里可以获得。

 

为将这款产品推向中国市场,2018年9月,Novocure与再鼎医药(纳斯达克股票代码:ZLAB)达成合作,再鼎医药获得肿瘤电场治疗大中华区独家商业许可及全球战略开发。

 

近日,Novocure与再鼎医药在香港宣布,Optune已正式登陆香港并惠及首位患者。

 

为癌症治疗提供一种新方法

 

在大脑肿瘤中,胶质母细胞瘤(GBM)是最常见和致命的原发性恶性脑肿瘤。

 

虽然脑胶质瘤发病机制尚不明了,但目前确定的两个危险因素是:暴露于高剂量电离辐射和与罕见综合征相关的高外显率基因遗传突变。此外,亚硝酸盐食品、病毒或细菌感染等致癌因素也可能参与脑胶质瘤的发生。

 

国家卫健委《脑胶质瘤诊疗规范(2018年版)》中提到,我国脑胶质瘤年发病率为5—8/10万,5年病死率在全身肿瘤中仅次于胰腺癌和肺癌。

 

据香港医生介绍,“香港每年10万人中就会有2—3人患胶质母细胞瘤。从2006到2015年,在香港大约有200人有脑癌,其中84人有胶质母细胞瘤,年龄主要分布在59岁上下。”

 

虽然GBM的发病率较低,但由于GBM没有治愈方法,手术切除、放射治疗和化疗等疗法的有效性又受肿瘤复发率高、治疗相关毒性较大、对治疗的耐受性和持续神经功能恶化等限制,导致GBM患者的五年存活率不足5%。

 

目前GBM的治疗手段很少,替莫唑胺(temozolomide, TMZ)是首选的一线化疗药物,与手术切除后的RT联合使用。

 

“肿瘤电场治疗是完全创新的疗法,不基于过往任何一种方案,以电场原理而不是过往的化学特性来对抗癌症。”William告诉钛媒体。

 

 

 

Optune系统包含两个主要部件:电场发生器(如左图)和四片电场贴片(如右图,属于耗材),它们将肿瘤细胞特异性频率(GBM为200 kHz)的交变电场非侵入地传送到肿瘤部位,这些交变电场能破坏细胞分裂,导致癌细胞死亡,但不影响健康细胞。

 

“对于刚被确诊患有胶质母细胞瘤的病人来说,在接受传统治疗的同时,肿瘤电场治疗是非常好的后续治疗方案。”有医生认为肿瘤电场治疗受患者欢迎的原因还有很关键的一点是,“过去10年,患者的生存期仍为15-16个月,并没有什么改善,但是加入了肿瘤电场治疗之后,中位总生存期从原来的16个月延长到21个月。”

 

2015年,该技术已纳入《中国中枢神经系统胶质瘤诊断与治疗指南》。2018年12月,肿瘤电场治疗又被卫健委《脑胶质瘤诊疗规范(2018版)》推荐用于新发和复发GBM的治疗。

 

William向钛媒体透露,肿瘤电场治疗可以与化疗同时开展,相较于传统的放化疗手段,肿瘤电场治疗的副作用很小、适用的患者比例较高。目前,William表示正在努力持续提升电场贴片的舒适度与设计,这项工作已经开展了10年。

 

目前Optune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超过140项专利,包括基本机制、系统设计、电子设计、治疗组合、电信号、具体参数等。Optune每次新的改进就会申请新专利。

 

Novocure已经投入超6亿美元持续进行研发,因此至今没有盈利。

 

如何在中国落地?

 

谈及为何将Optune产品线引入中国时,再鼎医药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杜莹博士告诉钛媒体,“GBM这种疾病被认为是神经外科治疗中最棘手的难治性肿瘤之一,已经十余年来没有新的治疗方式出现,患者死亡率非常高,五年生存率仅为肺癌的1/3。而肿瘤电场治疗这种创新的治疗方案,已经被证实改变了胶质母细胞瘤的临床治疗方式。”

 

在去年9月份达成合作时,曾有媒体报道,Novocure公司将会收到再鼎医药1500万美金的预付款,同时还将有权获得就开发、注册及销售相关的里程碑付款。Novocure公司还有权获得授权产品在大中华地区年度净销售额的阶梯分成。

 

对于再鼎医药这家生物医药企业而言,Optune的引入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再鼎医药成立不到五年,已经有七条产品管线,主要聚焦于肿瘤、自身免疫和抗感染领域。

 

虽然已经正式登陆香港,但Optune价格仍在商议中。不同于一般药物或疗法,Optune属于医疗器械,需要配备耗材,价格还需要考虑到后续治疗随访、医生培训、设备维护、修补程序、人工服务(7*24h在线)等因素。

 

目前,再鼎医药采取的策略是先从私人医疗机构合作渠道入手,由于香港医疗市场的特点,不同医疗中心自主定价,病人在使用Optune价格会有所不同。

 

而Optune在全球范围内进入医保的情况也各有不同。William告诉钛媒体,“目前美国商业保险可以报销,但尚未进入医保报销;在日本、奥地利、瑞典,患者可以得到政府的全额报销。德国、以色列、瑞士等国家也正在推动这个过程。”

 

Optune在大陆地区正在进行上市申请的准备工作,杜莹博士告诉钛媒体,此前Optune在日本被免临床审批上市,在全球临床三期试验中也积累了亚洲患者数据,希望Optune也能在大陆地区申请免临床。

 

 

除了脑胶质瘤外,据了解,在全球,针对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和胰腺癌的三期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Novocure公司和再鼎医药还将考虑合作开发其他实体肿瘤适应症,如再鼎医药目前在初步计划于中国开展针对胃癌的临床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