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外科医生要求 Google 删除负面搜索结果,法院裁决其胜诉

一位荷兰外科医生上诉 Google 侵犯其“被遗忘的权利”(“Right to be forgotten”),要求Google删除在搜索引擎上相关负面信息,法院判定其胜诉。该案件于2018年7月结束,但近日才被法院公布。

 

 

阿姆斯特丹外科医生律师 Willem Lynden 表示“裁决是开创性的”,代表“Google 不再拥有评判医生医疗实践能力的法官角色。”

 

该医生源于医疗疏忽而受纪律处分。在 Google 搜索该医生名字后首位结果显示为一个黑名单网站链接,点击进入能见到此医疗疏忽案例。据表述,该网站被称为“数字颈手枷”(“digital pillory”),意指“过错公示”,潜在病患通过 Google 搜索找到黑名单,并在相关论坛上对医疗案例进行了讨论。

 

医生认为纪律小组最初对其进行有条件停职处理,但如今已被允许恢复执业,Google 搜索结果的第一位“医生黑名单”信息存在不公,并要求 Google 删除相关链接。然而 Google 及荷兰数据隐私监管机构拒绝了请求,原因是她仍处于“试用期”阶段,搜索结果仍然相关。

 

法官表示,黑名单网站上显示该医生 2014 年医疗疏忽的信息是正确的,但内容存在偏差,网站贬义化叙述该医生“不适合对待病人”,而经学科小组调查这与事实不符。

 

阿姆斯特丹地方法院最终以“搜索引擎存在倾向,使得公众对黑名单信息兴趣度远超过实际医疗信息价值”的理由驳回 Google 说法,法官进一步表示,大多数人都难以在搜索结果页面中找到医疗委员会(medical board’s Big-register)相关记录信息,尽管该记录完全是公开的。

 

法院裁定医生拥有个人权利,即“不被他人在 Google 搜索引擎上通过输入全名而连入黑名单网站”,也即“被遗忘的权利”(“Right to be forgotten”)。

 

Willem Lynde 对《卫报》表示,自裁决以来他已经要求删除 15 名医生的黑名单记录,所有均涉及轻微记录处分,但只有一半请求予以被接受。他说,“纪律委员会的处分并不意味惩罚,这是为了纠正医生错误,以便下次更好地完成工作”。

 

“在我看来,未来他们(Google)将不得不关闭数千页面,这件事将会发生。在此之前,明明有一个专业医学纪律小组存在,而 Google 却一直扮演着‘法官’角色,——为什么他们能有这个位置?” 他说道。

 

该裁决被称医生医疗疏忽上事关“被遗忘的权利”的第一个案件。

 

“被遗忘的权利”(“Right to be forgotten”)由欧洲法院于 2014 年在一项 Google 与西班牙公民 Costeja 案件裁决中确立,允许欧洲公民有权要求搜索引擎删除内容“无关、不充分及过度”的网站链接。在此之后,约有 300 万欧洲公民提出相关请求。

 

近日,法国数据保护监管机构 CNIL 对 Google 进行达 5000 万欧元的罚款,原因是未能向用户提供有关数据使用的透明信息。罚款已被征收。

 

CNIL 表示,Google 让用户难以找到重要信息,比如“数据处理目的、数据存储器或用于广告个性化目的个人数据分类”,缺乏明确性,通过拆分多文档、帮助页面及屏幕设置使操作变得困难。同时 Google 隐私条款不符合 GDPR 标准,即便用户表示同意。

 

Google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人们期望我们能实现高标准的透明度和控制力。我们也将坚定致力于满足这些期望及 GDPR 的要求。我们正在研究下一步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