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商群体的心病,AI能通过望闻问切治愈吗?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目前抑郁症是全球第四大疾病负担,在中国,抑郁症的发病率约为6%,目前已确诊的抑郁症患者为3000万人左右。调查显示,这3000万抑郁症患者只有不到10%得到专业的救助和治疗,同时,还有相当多的患者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患有抑郁症,更没有进行过诊治。对于现代社会频频发作的抑郁症,AI相对传统心理咨询师有哪些优势?

 

 

相比于心理医生,我们更愿意对机器敞开心扉

 

不难发现,“抑郁”的魔抓正在伸向越来越多的高智商群体,而大部分高智商群体不愿意承认自己患上抑郁症,不愿意向周围的人倾诉,更不愿意去主动去咨询医生。比如我国约3000万抑郁症患者,8成未接受规范治疗,大部分的抑郁患者更倾向于在日记、空间留言板、社交网站的树洞写下自己内心的情感状态。有研究表明,人们更愿意与一个聊天机器人吐露心声,人们面对机器表露出更加强烈的悲伤,以及更不在意诉说秘密。特别对于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患者,他们不愿意面对自己生病的事实,更不愿意卸下社会角色去咨询心理医生,而且面对高额的心理咨询费用和陌生的人际交流,人们可能更倾向于向AI心理咨询吐露心声。

 

相对于心理医生,AI不受情感交流影响诊断更为准确

 

目前,我国的心理咨询咨询师在工作的过程中,即使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有时候也很难保持价值观的绝对中立,咨询师与来访者的深入交流会对双方感情产生影响,咨询师在诊断前一般会让患者做一些测试题,然后根据经验交流做出诊断,而心理医生的经验不足容易出现误诊。AI利用深度学习模拟人脑进行分析,并不局限于单一的一种数据训练,通过海量数据提取最具特征性的信息。而这一观点也得到证实,2017年8月,美国哈佛大学的Andrew Reece教授和佛蒙特大学Christopher Danforth教授的研究组将他们共有社交账号(Instagram)下大家投稿的照片进行扫描,通过拥有检测“抑郁症”症状功能的“AI(人工智能)”程序加以解析,可以进行近7成高准确率的诊断。这一结果在8月7日出版的《EPJ Data Science》电子版中发表。在过去的研究数据中,社区医生正确诊断抑郁症的效率约42%,这次AI程序扫描Instagram的投稿照片正确诊断抑郁症的效率达到70%,比社区医生检出率高。因此AI心理咨询在与人类交流中不会受到情感、文化和生活背景的影响,更不会将自己的个人体验,强加在来访者身上,可以做到心理诊断时的绝对中立。

 

望闻问切,AI多种手段预测抑郁,让自杀无处可逃

 

智能相对论易敏总结下来,目前AI主要是通过以下几种方式预测抑郁症。

 

1、望,AI通过眼球运动判断性格。德国斯图加特大学、南澳大利亚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使用最先进的机器学习算法,用来证明性格和眼球运动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眼球运动能显示一个人性格是否外向还是内向。而算法软件能够识别出“大五人格”中的四种:神经质、外向型、宜人性、尽责性。抑郁症中有一种“微笑型抑郁”是最容易误诊且最危险的,这类患者一般表面微笑且阳光,普通咨询师很难通过面部情绪诊断,在社会中这类人也极容易被周围人忽略。当AI能够通过眼球运动判断性格的时候,AI诊断隐藏的“微笑型抑郁症”可能比心理咨询师更具优势,AI能更精准的判断眼球运动的情况。

 

2、闻,AI根据语音特征预测抑郁。南加州大学的研究员们开发出了一套名叫SimSensei的人工智能工具。SimSensei可以从抑郁症患者中辨别特定的语音特征,因此辅助诊断。在面诊过程中会倾听病人的声音特征,记录检测该病人的声音。有心理障碍或神经疾病的人会降低他们的元音发音,心理医生可能会听不清楚。SimSensei根据他们元音发音的大小,推测患者是否患有抑郁,相对来说心理医生就会面临听不清楚发音的劣势。

 

3、问,相对于传统心理咨询,AI直接可以跳过问这个环节。传统心理咨询一般会给出特定的问题测试,大部分人极容易被引导或者由于在心理诊疗室里不会按照内心真实的想法去作答。相对这类缺点,AI表现出极大的优势,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研究人员建立了人工智能模型,可以在不需要回答特定问题的情况下根据人们自然会话和写作风格来判断他们是否患有抑郁症。传统的提问方式有时候会因为医生本身的引导而影响了患者原本的情绪,而且传统提问方式会设定特定的问题,不利于患者个体化交流。该模型识别抑郁症的成功率达到了77%,远高于传统咨询师的诊断率。

 

4、切,AI根据海量数据分析自杀倾向。今年1月底,一位来自阿根廷北部的女性在自己的Facebook上写了这样一段话:“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仅仅不到三小时后,一组医护人员赶到了这位女性的家中,并且挽救了她的生命,而这一切都源于AI技术。Facebook的自杀预警系统,是研究人员使用AI技术对海量数据进行梳理,例如电子病历、社交媒体内容、患者的音频和视频录像等,来寻找自杀倾向的人共同点,然后预判可能有哪些新患者会自杀。

 

治疗抑郁症,AI的想象力到底在哪?

 

在智能相对论看来,即便目前AI治愈抑郁症还不现实,但AI可在此发挥更多另外的价值。

 

1、陪伴与倾听,做你身边的大白。今年3月份聊天机器人Woebot的推出立即引起全世界的关注,这是一款基于认知行为疗法来帮助人们走出抑郁的机器人。这款聊天机器人收集大量的情感数据,发现人类不易察觉的模式,24小时上线随时随地陪伴,更像人们一直期待的“大白”。由于心理问题在语言上具有很强的映射性,这给语意理解理解技术创造了应用空间,通过分析语言获得心理状态信息有很强的有效性,而且可以通过数据分析发觉预测提供更好的诊疗方案。另一方面AI驱动的服务也可以更好的引导心理治疗,一定程度上可以代替心理咨询师。而最重要的一点它可以随时随地陪伴你,相对于传统的心理医生人们更愿意和聊天机器人聊天,大大提高了心理咨询的效率。

 

2、应用治疗产后抑郁,全世界妈妈的希望。对于产妇而言,初为人母的角色变化,使其面临自身健康和育婴两大问题,对自己的母亲角色产生冲突和适应不良,无法克服做母亲的压力,考虑问题多情绪复杂,易发生抑郁。在《Telemedicine and e-health》上出现一篇论文,关于机器学习之后预测产后抑郁症。3位作者从7所西班牙医院中收集大量的产妇数据,目的是:

 

(1)建立一套产后抑郁的风险分层模型;

 

(2)开发一款APP,目标用户是渴望了解自身情绪的产妇。

 

产妇容易出现产后抑郁症很大一部分由于和家人缺少交流,尤其缺少丈夫的支持,如果AI能够帮助产妇早点预测风险,家人也能够及时察觉产妇的情绪,积极给予支持,将抑郁在早期就进行治疗,就能控制疾病的发展。虽然目前在中国还未出现此类型的初创公司,但是中国每年的产后抑郁症患者在120万到620万,市场规模在十亿元人民币数量级,相信不久随着市场的需求,母婴市场的逐渐壮大,治疗产后抑郁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也将应运而生。

 

3、治疗反应性抑郁症,军方一直很需要。对于难民和军人在受到重大的创伤之后,容易出现大批的反应性抑郁症人群。但是对于这类人群,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尤其难开展,一方面军人一贯强硬的作风,刚毅的性格,当他们遇到悲伤情绪从不愿轻易向别人吐露出来。另一方面对于难民,难民所处的场所通常比较混乱,经常不利于心理咨询师开展工作。这样AI心理咨询的出现变得迫不及待,目前南加州大学已经推出一款AI心理治疗师,它有拟人化的形象,有面部表情,有肢体语言。AI会分析受访士兵的面部表情变化,以及士兵的语意和语音诊断其是否出现反应性抑郁症。硅谷一家叫x2ai的初创公司也推出了针对叙利亚难民的AI心理咨询师,已经在土耳其难民营中使用。而我们国家大量的军队以及频发的事故灾害,比如之前的天津滨海火灾、山东洪涝灾害、以及前不久的“山竹”。我国的自然灾害频发,而军队的心理问题也应该受到保障,利用AI治疗反应性抑郁症,我国心理咨询师急缺,据了解只有大型的军队配备心理咨询师,而军队一般驻扎在偏远的边疆,相对于城市军队的心理问题,偏远边疆的军方更需要,而且我国公司如果能够研发出这方面的产品,也不用考虑到买单问题。

 

4、治疗困扰你的失眠抑郁症,AI在这里有大作用。困扰抑郁患者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失眠,失眠者抑郁症发病率比普通人高3~4倍。而抑郁症患者主要症状之一就是失眠,怎样改善失眠,减少抑郁症发病率显得尤为重要。目前麻省理工学院正在寻找使用AI等新方法来监测和改善睡眠习惯。其中一种无需佩戴任何侵入式的可穿戴设备,只需要一个使用机器学习算法翻译的无线电波的传感器就可以监测睡眠阶段。这种工具在识别睡眠阶段的精确度上达80%。其中AI算法分析相关数据并将脉搏、呼吸等因素的测量值翻译为主要睡眠阶段,包括轻度睡眠、深度睡眠和REM睡眠。这将是长期处于失眠状态的抑郁患者的一大福音,有效提高抑郁患者治愈率。

 

尽管AI神通广大,入场仍然面临伦理讨论

 

AI应用在抑郁症患者的可期待场景还有很多,但是随之而来的也引发了一些关于伦理问题的讨论。例如:接受了大量的负面数据,AI是否会给出负面的诊疗方案。AI目前仅仅是基于大数据进行深度计算,但是当AI真正成为心理咨询师会接受大量的患者数据,目前AI还没有像人类一样拥有爱恨情仇,不过如果接受大量的负面数据,对于原本没有抑郁症的患者会不会给出负面的诊疗方案,要知道抑郁药物对于正常人副作用极大。AI是否会泄露病人隐私。当国家还没有出现类似的法律时,患者的隐私如何才能安全的得到保护,能否与用户签订隐私保护协议。不过相信在不久的将来AI在突破这些壁垒之后一定在治疗抑郁症上大有作为,更好的造福抑郁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