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上市能解互联网医疗健康的“阵痛”?

互联网+医疗健康领域近期“此起彼伏”。近期据媒体披露,互联网医药O2O平台叮当快药遭遇成本加大、门店多次迁址的困扰,其中旗下北京一门店被传出“悄然搬迁”;而另一边,前日晚间广东互联网健康医疗平台健客宣布完成B轮1.3亿美元融资,并拟明年赴美国上市。

 

 

    在互联网+医疗健康领域,相关企业赴境外资本市场上市似乎成可缓解“阵痛”的目标,但有分析人士认为,受互联网+医疗健康企业盈利模式不明确以及相关中概股数目增加的影响,赴境外上市未必会“走出理想中的股价”。

 

    叮当快药一线下门店“变”宠物医院

 

    虽然“互联网+医疗健康”系近年来业界关注的重点,但在近期有公司却在运作过程中遭遇“阵痛”。

 

    据媒体披露,互联网医药O 2O平台叮当快药线下门店叮当智慧药房,在北京被传出有门店处于关闭状态,其中北京朝阳区东润枫景3号楼1层101的店面,目前已变成一家宠物医院;另外其北京东城区灯市口的门店亦处于停业状态。

 

    对此信息,南都记者对叮当快药方面相关负责人进行采访联系,但截至发稿前,对方暂未就相关问题对南都记者进行回应。而依据此前叮当快药方面的说法,上述门店关闭纯属“租约到期”,该公司在望京阜顺大街、灯市口大街分别布局了新的门店,但对于不续约具体原因,叮当快药方面并无相关解释。

 

    资料显示,叮当快药由仁和集团董事局主席杨文龙创立于2014年,创立初期,叮当快药提倡“轻资产”,与线下药店展开合作,但面临无法解决用户夜间送药,线下药店不支持线上平台促销等痛点,因此叮当快药开始向自营化转型,布局叮当智慧药房。

 

    南都记者查阅天眼查了解到,叮当智慧药房目前属叮当智慧连锁药店管理有限公司(仁和集团成员企业之一)所有,注册资金为5000万元人民币,目前其旗下自营的叮当智慧药房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均有布局,且门店数约合200余家,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在原有药店布局上,在北上广深等地新开近40家门店。

 

    南都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叮当智慧药房在广州有约14家门店。

 

    部分互联网+医疗健康公司拟境外上市

 

    虽然有互联网医疗健康企业部分业务出现“阵痛”,但也有企业传出融资乃至准备上市的信息。

 

    前日晚间,广东的在线健康管理服务(互联网医药)平台健客宣布完成1.3亿美元B轮融资,该轮投资由高特佳投资集团(下称高特佳)领投,HBM等基金共同完成,健客A轮投资方凯欣继续跟投,根据健客方面规划,这轮融资资金将用于患者慢病管理的智能应用升级换代、互联网医院的建设,并借助eCSO、eDTP以及健客医生等业务板块,承接处方外流和分级诊疗等。

 

    南都记者留意到,健客网在该轮融资后还透露,该公司拟明年赴美上市,但在今年3月16日期间,东莞市金融工作局和深交所就对健客上市展开调研。那么健客选择境外资本市场而非国内,到底是投资方的要求还是企业自身规划?对此,南都记者亦联系了高特佳执行合伙人王海蛟,他向南都记者表示,健客赴美上市系“该公司原来的规划”。

 

    当然,对于国内“互联网+医疗健康”企业而言,健客并非是“喝”赴美上市“头啖汤”的企业。

 

    今年8月16日,此前已经完成6轮融资的互联网医药健康平台1药网母公司111集团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书,最高募资2亿美元。

 

    除上述企业外,今年亦是“互联网+医疗健康”公司披露或实现上市的“大年”。包括此前已实现上市的平安好医生,以及披露年底拟赴港上市的微医,以及“健康160”平台的运营公司宁远科技宣布明年将启动IPO (拟从新三板摘牌)等。据南都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市及拟上市的相关企业已达到了5家。

 

    境外上市或比国内更容易被资本接受?

 

    南都记者发现,境外资本市场几乎成为“互联网+医疗健康”企业“首选”,而究其原因,也与国内资本市场对于这类概念公司接受程度有关。王海蛟向南都记者坦言,选择境外资本市场是互联网公司的惯常路径,因为海外市场更能接受这种类型的公司,而国内市场则相对困难。

 

    对此,广东某证券分析人士亦向南都记者透露类似观点,他表示,境外资本市场对于公司业绩方面尤其是利润方面要求较为宽松,“盈利并非是硬性指标”,而且对于这类新兴概念来说,其在境外上市后一般会较容易获得资本认可;而按照国内现行的上市条件,最近三年的净利润(扣非后)均为正数,且累计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最近一个年度净利润超过人民币1000万元,“就利润这一点,未必会受到国内资本的接受”。

 

    从现有部分已公开财务数据的“互联网+医疗健康”企业来看,部分企业的数据确实表现“疲软”,以已经上市的平安好医生为例,该公司今年上半年营收11 .23亿元,但是在报告期内净亏损达4 .44亿元;又以111集团为例,该公司2015年至2018年中期的营业数据来看,这段时间111集团同期净亏损分别达到3.63亿元、2.49亿元和1.29亿元,累计亏损7.4亿元;另外包括上文提到的叮当快药,其在2016年上半年营收为6430万元,净亏损318万元,而持有该公司60%股份的仁和药业(仁和集团下属上市公司)作价6636万元转让回给原股东。

 

    上述证券分析人士也坦言,即使净利润不是境外上市的“硬指标”,但“互联网+医疗健康”亏损及盈利模式不明等因素,以及境外资本市场的类似中概股数目增多的原因,致使“募得足额资金也并非易事,股价走势也未必像想象中那么好”。

 

    对于未来互联网+医疗健康的发展,高特佳研究员葛战一通过研报乐观认为,未来该领域发展趋势将为“医+药”融合,龙头企业构建以客户为中心的全渠道营销模式,并且随着政策逐步明晰,渗透率较低带来潜在市场空间巨大,互联网医药健康行业增速较快。

 

    “医保报销制度目前仍是较为欠缺的方面,线上消费尚且不能使用医保支付,但部分城市正在试点,这个进程任重而道远。”葛战一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