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医疗信息孤岛建立互联互通平台

     改革以来,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成效显现,一级医院及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门急诊诊疗人次累计达到8000万人次,较去年同期净增1200万人次,增长了16.1%;同期三级医院门急诊诊疗人次较上一年减少了11.9%。

 

在北京世纪坛医院呼叫中心,几名医护人员正有条不紊地处理电脑系统后台刚收回的信息,有的是预约挂号,有的是社区发来的病人检查结果,还有的是对医疗服务的满意度调查,这些也同步显示在墙上的电子屏幕上———这是记者在5月25日北京市政协开展的“深化医疗体制改革,推进分级诊疗有效实施”提案办理调研活动中看到的一幕。医护人员介绍,这个看似普通的部门,实则在医院推进分级诊疗和医联体工作中发挥了“上传下达”的重要功能。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主任雷海潮介绍,改革以来,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成效显现,一级医院及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门急诊诊疗人次累计达到8000万人次,较去年同期净增1200万人次,增长了16.1%;同期三级医院门急诊诊疗人次较上一年减少了11.9%。

  这些数字,让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宣武医院中医医院针灸中心主任医师朱兰感受颇深。因为她也在社区卫生中心出诊,在同基层医生沟通中了解到,分级诊疗后,大量病人回归社区,这是基层首诊的成果。不过,随之而来的也有一些问题,“一个是社区卫生中心原有的设施条件和人员配置没有变,接诊人次数成倍增加,医生工作量加大。另一个问题是信息化诊疗和服务水平有待提高,例如,医院和社区的网络平台不同,网速慢导致就诊不通畅等,可以说基层医院的任务依然很艰巨。”朱兰说。

  座谈会上,很多委员结合自身工作实际表达了自己的见解。“我们的确看到了很多新变化,近些年医改取得的成绩真的很不容易。”作为首都儿研所的一名医生,马立霜对“医改”这个议题思考良多。在她看来,医疗信息化建设能力不足是影响分级诊疗的重要因素之一,各个医院的系统不统一,难以实现真正的互联互通,容易出现“信息孤岛”。“在医改推动进程中,顶层设计和体制机制的创新很重要。医改并不是医疗部门单独的事情,而是需要多种相关部门互相沟通,相互协作。”

  在听取大家的发言后,北京市政协主席吉林在座谈会上表示,市政协近几年多次围绕医改问题协商调研。医改面临两个难题,一是破除“以药养医”,二是有效实现分级诊疗。北京市推行的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对这两个难题的解决起到促进作用。市政协将继续关注医改问题,围绕完善医院长效管理和发展机制、稳步提升医护人员待遇、加强紧密型医联体建设、借助互联网技术高效配置医疗资源等调查研究,为深入推进北京医改建言献策。

  据了解,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期间,农工党市委、九三学社市委、市政协教文卫体委和多位委员提出了8件涉及分级诊疗问题的提案。经过遴选,最终确定“深化医疗体制改革,推进分级诊疗有效实施”为2018年度市政协主席领衔的提案办理协商会的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