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败家货 明日的现金牛?——谷歌2015医疗投资回顾

      2月初,谷歌发布了2015年财报,全年营收从2014年的660.01亿美元,增长到超过预期的749.89亿美元,这家公司的市值也一度超越苹果,跃居全球第一位。

      2015年,谷歌进行了重组,硬生生为自己新造了一个“妈”:成立了母公司Alphabet,将核心的互联网业务与无人驾驶汽车、智能家居和医疗健康等创新业务进行了分离。今年是Alphabet将首次公布这两大业务的营收、运营利润和资本支出情况,并提供回溯至2013年的历史数据。众所周知,谷歌对医疗、生物科技方面的兴趣由来已久。在这份127页的10-K(美国上市公司年度报

表)文件中,我们不妨看看谷歌披露的在健康领域的投资情况。

谷歌的医疗科技投资总览:迄今为止仍在败家

      从财报上的数字中可以看出,Alphabet最大的收益依然来自于Google的核心业务,例如搜索、安卓和YouTube等。在财报中,医疗科技领域的投资被Alphabet归入了“其他投资”(Other Bets)的大类,主要集中在谷歌风投(GV)、Verily和Calico三个部门中。谷歌的其他投资类还包括Fiber(谷歌光纤)、智能家居Nest、以及研究无人驾驶汽车等前沿项目的Google X实验室等。

      从财报中不难看出,这些所谓“其他投资”坚定不移地履行了“败家玩意儿”的角色:2015年总收入4.48亿美元,共亏损36亿美元。2014年,这些项目的收入为3.27亿美元,亏损19亿美元,所以2015年Other Bets的收入尽管增长了27%,但损失却增长了83.7%,几乎翻了一倍。考虑到相当大的收入是已经能商业化运作的智能家居Nest贡献的,医药生物领域的投资回报目前仍然少的可怜。

GV:医疗投资,我不差钱

      2009年,当谷歌决定创立谷歌风投(Google Ventures,GV)的时候,就是在为谷歌的未来“种树”。而谷歌栽种的这些树苗中,数量最多的就是在医疗科技领域。

GV在医药生物科技领域的投资矩阵

      Bill Maris是GV投的创始人,Maris在健康领域投资的兴趣从大学时代就肇始了。他自己的专业就是神经学,毕业后他曾在瑞典的银瑞达集团(Investor AB)担任生物医药方面的投资经理。2009年参与了GV的创立工作。

      这位GV的决策者手上至少拥有24亿美元可供“挥霍”。GV过去在高科技领域的投资已经很出名,现在他们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够在医健和生物科技领域成为更大的玩家。

      Maris表示,GV2015年的投资的三分之一是在健康领域。健康领域自2014年就成为GV最大的投资领域,超过了消费品、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机器人等等近年来大火的行业。2013年,GV只有6%的投资额度流向了医疗健康领域,2014年,这个数字是34%,2015年,这个比例为31%。据彭博新闻报道,Maris还计划扩张GV在医健行业的投资人队伍。

      Maris的言论可能会让很多风投经理气个半死。他说“我从不花时间在募资上。Alphabet对我们的投资额度需求有求必应。我们在投资时机选择的谨慎程度上远远超过金钱。” 

      Maris在解释GV在医药科技领域的投资逻辑时说:“我关注技术上的问题,当技术问题解决以后,剩下的不过是水到渠成。”GV在医疗健康领域投资的广度和对监管风险的包容程度都是投资领域里所罕见的。数字医疗研究机构Rock Health 的前任总监Malay Gandhi认为:“其投资风格真的很罕见。GV并不是再某一个领域浅尝辄止的涉猎,他们甚至会在同一领域里投好几家公司,而且给予每一家公司的投资额度都很高。”

      在描述自己对GV投资项目的愿景时,Maris列出了基因组学、癌症、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和衰老几大领域。平心而论,Maris的目标是几乎所有的制药商都在努力寻找突破的领域。例如,自1998年以来,已经有100多种尝试攻克阿兹海默症的治疗方案,无一例外的是都失败了。不过也正因此,任何成功的治疗都将具有数十亿美元计的市场。

 

文章来源:健康点

 

本文中部分图片取材于互联网,请版权方与我们联系。

最后修改于 星期二, 16 2月 2016 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