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在医院信息化建设中,药房的信息化、自动化建设稍显落后。国内医院的一些药房,药品的库房管理已经应用了数据库管理,药品分发的医嘱也可以通过电子病例提取。但是,还有很多工作,如药品的分发、管理仍由大量的人员进行操作。药品分发中出现的人为问题严重危害医院的利益。因此,医院药房的信息化、自动化建设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近日从国际医疗机构认证联合委员会(Joint Commission International, JCI)总部得到通知,确认医院正式通过JCI初次评审,成为我国首家通过JCI学术型医学中心认证的综合性中医医院,发出了中医药国际化的有力信号。

2018年7月12日至15日,中国医院协会信息网络大会暨中外医疗信息网络技术和软件产品展览会(CHIMA 2018)在贵阳国际生态会议中心举办。上海联影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首次亮相此次展会并重磅发布uCloud联影智慧医疗云,涵盖部署在云端的八大解决方案:分级诊疗、智能云PACS、智慧手术室、云设备、智能诊断、云胶片、医院专属云、家庭医生签约平台。

《我不是药神》的热映让“看病贵”“医改”等话题再度进入舆论中心,但影片也反复阐释了一点:这个世界没有药神,药神的终极意义在于推进医保改革,促进医疗环境整体提升。但在科技进步的今天,推进新医改更为有效的方式无疑是借助信息化手段,持续推进智慧医疗建设,借以促进医疗资源的全面覆盖。图为新华三在CHIMA2018上的展位。

《安徽省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8~2027年)》和《支持机器人产业发展若干政策》日前正式出台,大力度推进机器人产业快速健康可持续发展。

昨日(7月1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调整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组成人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昨日(7月12日),中央纪监委发布《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对北京医院等6单位开展巡视》的公告。

35岁的邓金科是广东省阳山县江英镇大塘坪村的村医,他平时主要看感冒、发烧及高血压、风湿性关节炎等慢性病。过去,遇到棘手问题,他只能让村民赶紧去镇上或者县里。现在,邓金科的手机里多了一个App——“叮呗”人工智能医生,外加一台只有5斤重的便携式监护仪,他就可以直接去村民家里采集心电图以及血压、血糖、血氧、脉率、体温等基本健康信息,也能通过这台设备长期保存这些信息。

人工智能能够提高医疗诊断的速度和准确性。但是,在利用人工智能的力量来识别X光图像等医疗影像,从而进行诊断和治疗之前,研究人员必须让算法学习究竟要识别哪些内容。对于某些较为罕见的疾病来讲,由于在监督学习环境下能够用来训练AI系统的图像非常稀缺,识别医学图像中的罕见病理成为了一个严峻的挑战。

2018年7月10日,北京同有飞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同有科技)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了“存储生态启航,自主可控先行”战略暨新产品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