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4 2月 2018 10:34

互联网医疗:新事物当有新规制

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 邓勇

   日前,一家大型公立医院以收费方式开通网络在线医疗问诊服务,被一些人士认为是“为三甲公立医院正式进军互联网医疗拉开了帷幕”。笔者认为,这虽然是大势所趋,但每一步的挺近都不可忽视合法性操作和法律法规的配套与跟进,否则就免不了磕磕绊绊,甚至造成某种无序,付出不必要的学费。

发表在 新闻

  看病难,除了专家大夫号难挂外,还有那些无法计算的花费在看病路上的时间精力和财力。“互联网+” 战略兴起,改变了不少传统行业的模式,但在最传统最基础的医疗机构,人们期待通过互联网来改变目前看病难的局面,却仍没见到实效。

  记者对沪上多家三甲医院调查后发现,试点多年的医疗资源共享和网上查询,实现的效果不尽如人意,已经开发好的医院App,也并没有很好地“广而告之”,摆在互联网+医疗面前的,除了疾病,还有政策、观念以及利益。

发表在 专栏/评论

  为促进现代信息技术与医疗卫生服务业的深度融合,为大众提供更加便捷、精准、廉价的医疗服务,实现健康黑龙江的目标,制定本行动计划,黑龙江省制定“互联网+医疗健康”行动计划。

发表在 新闻

  随着O2O模式的兴起,传统行业纷纷触网,人们的衣食住行正因互联网而发生改变,医药行业也不例外。创新探索的同时,也面临一些市场问题。近日,多家医药O2O平台被曝展示、销售处方药,此事引发社会的高度关注。这究竟是打政策“擦边球”的有意为之还是审核程序中的“漏网之鱼”?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调查。

发表在 专栏/评论

  11月23日,阿里健康发布了其最新中期业绩报告。根据中报,2015年截至9月30日止,阿里健康6个月的收入为2137.1万港元,去年同期为1864.7万港元,同比增长14.6%;毛利为479.1万港元,去年同期为118.2万港元,同比增长22.4%;但在这期间,由于销售及市场推广、产品开发等支出,总亏损由去年同期的3467.6万港元扩大至1.3亿港元。从报表上看以看出,销售及市场推广开支是上年度的7.8倍,行政开支是上年度的2.4倍,产品开发支出是上年度的2.3倍。

发表在 互联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