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医疗健康领域现今正处于混乱时期。媒体已经大量的报道过,美国在医疗健康服务体系方面的投入巨大,然而却收效甚微。幸运的是,得益于该市场的利润对美国GDP高达17%的贡献率,不少创业公司对医疗健康产业都极为感兴趣。来自医疗健康产业外的许多创业者们都给当前医疗体系所面临的问题带来了全新的观点,并开发了许多创新的“移动医疗APP”,而这些APP都在FDA的管辖范围内。

  然而不幸的是,即使是像谷歌这样实力雄厚的投资者,都对医疗健康产业如此复杂的监管感到失望和沮丧。那么问题就来了:创业者们应该如何应对?说的再具体点就是,这些企业家们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选择:到底是遵循这些监管规则呢还是迅速在市场上建立属于自己的品牌和消费群体,来避免日后监管给他们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发表在 医院信息化

  在互联网医疗发展如火如荼的今天,各类初创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创立。而在为数众多的初创公司中,究竟有多少会在一段时间后默默消亡,又有多少能杀出重围,走上成功之路?  根据埃森哲近期对900家美国医疗IT初创公司的调查分析报告预测,大约有一半的初创公司将在成立2年之内破产。

发表在 产业
星期五, 14 8月 2015 13:16

抓住互联网医疗的“痛点”

  “找到用户的痛点”,一直是“互联网+健康医疗”产业确定自身发展方向的指路牌。基于各种“痛点”,互联网应用已经从门诊挂号,扩展至从诊前咨询至出院康复的全流程,可穿戴设备从头武装到脚,医院信息化服务从医疗拓展到健康管理。创业者乐于创新、标榜个性,IT企业干劲十足、传统医疗机构华丽转身,这些趋势让人欣喜。但是,目前的探索还大多停留在局域网的范畴内,成果很少实现全社会共享,没能让所有用户的痛点都得到缓解,不能不说一种遗憾,也是一种资源闲置和浪费。

发表在 互联健康

      长期以来,特别是在过去五年的分级诊疗体系日益失效的现状下,中国的医疗服务市场正日益呈现碎片化的状态。医疗服务的碎片化对互联网医疗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互联网医疗如果能够推动当前的分级问诊并为诊前、诊中和诊后提供辅助服务,则是顺应市场需求,将获得较快的发展。如果还是依赖于大医院的医生来提供全链条的服务,则只会进一步制造更多的碎片,制约自身的发展。

发表在 互联健康

      国务院日前印发《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这是推动互联网由消费领域向生产领域拓展,加速提升产业发展水平,增强各行业创新能力,构筑经济社会发展新优势和新动能的重要举措。发展基于互联网的医疗卫生服务,支持第三方机构构建医学影像、健康档案、检验报告、电子病历等医疗信息共享服务平台,逐步建立跨医院的医疗数据共享交换标准体系。积极利用移动互联网提供在线预约诊疗、候诊提醒、划价缴费、诊疗报告查询、药品配送等便捷服务。

发表在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