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作为远程医疗主要推动国和发展较快国家,由于先进的医疗技术和完善的医疗体制,远程医疗已经得到一定普及。包括前端的远程问诊和监测、中端的远程诊疗和后端的远程诊后服务都发展较快。而中美远程医疗最大的不同在于,美国的医生相对可以自由执业,而且有完善的医疗服务和医疗保险作为保障。事实上美国远程医疗B2C模式主要盈利依靠健康管理费用,而对于中国来说,后端服务能力一直是相对欠缺的,未来普通病、慢性病会逐渐成为国内远程医疗的主体,对药品、可穿戴设备依赖性更强,因此掌握后端的第三方盈利模式会更清晰,盈利空间也会更大。

发表在 互联健康

  中国的数字化医疗市场将在未来五年呈指数级增长,到2020年应用数字化医疗的支出规模将达到近7000亿元人民币。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医疗行业价值链的每个环节都会受到影响,包括患者的诊疗、医生和医院的工作方式、药品和医疗器械的供应等。处于价值链各环节的企业须尽快作出调整,以适应新形势。2014年,中国数字化医疗市场获得的风险投资约45亿元人民币,投资领域从医药电商、医患在线交流服务、到疾病管理应用软件,不一而足,而这一切仅仅只是开始。

发表在 专栏/评论

  近日百度医生直达号正式上线,于莺、张强、朱岩和龚晓明等知名自由执业医生成为了首批入驻用户。大家以后只要在“手机百度”中输入“@”加上医生姓名,便可直接进他们的个人页面。百度医生直达号是百度医疗继“百度医生”之后推出的又一新型互联网医疗产品,不仅使得患者与医生有了更多交流渠道,同时也可助力医生快速建立个人品牌,让真正需要他们的患者可以快速找到他们。随着于莺、张强、朱岩和龚晓明等名医入驻的示范效应扩散,有望引发医生自由执业与互联网医疗结合的新一轮热潮。

发表在 互联健康
星期四, 17 9月 2015 15:34

网上问诊别碰法律红线

  网上问诊因其具有高效便捷性、成本低廉性、虚拟私密性与信息广泛性,越来越受到网民的青睐。有调查显示,83.2%的网民有过网上问诊经历。“点对点”的网上问诊方式,能否取代“面对面”的常规诊疗?现行法律如何规范互联网医疗?其背后可能隐藏着哪些风险?患者又该如何维权?

  “网上问诊”是指患者通过互联网络平台实现与医生的线上交流,获得医院门诊信息、转诊约号或是对自身病情进行初步问询的过程。主要有以下几种表现形式:一是专门的看病咨询网站或APP移动终端,如“好大夫在线”、“就医助理APP”等;二是部分医疗机构开设的医疗咨询平台,大多由各地民营医院设置;三是医生个人网站或微博,医生通过发帖回帖的方式实现医患“点对点”问答交流;四是网友互助,通过网络互助问答平台如百度知道等,网友表明医生资质与患者进行病情讨论与交流。

发表在 专栏/评论

  在中国移动医疗创业群体中,医疗信息化企业与这个典型形象完全相悖,却是最有可能走到终点的赢家。因为医疗服务具有非标性、线下不可替代性、地域性和低频性,任何成规模的服务都绕不开基于医院的重资产运营模式。中国医疗信息化企业发展短短二十年,多数企业未走进资本市场,尚无丰厚家底,大都不敢贸然踏入需要持续、大规模烧钱的行当。但对于大多数医疗信息化企业,简单推出个掌上医院解决方案,顺手给合作医院做个单院掌上医院,轻轻地伸出脚试试水温的事情,还是忍不住会做的。以下11家企业中,真正摆出姿势准备大干移动医疗也只不过有东华、东软、金蝶、京颐-趣医院4家罢了。东华、东软上市早,家大业大,医疗资源多,自然不会让眼前的庄稼被别人收割了。金蝶则是危中寻机,力图以奇招摆脱当前亏损窘境。对于京颐-趣医院而言,这本就是创始人的另一次创业。

发表在 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