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谷歌再一次重组了自己的医疗部门。由号称“医生领导者”的David Feinberg担任医疗战略部负责人。将分散在各个部门的医疗健康项目都打包进了全新的Google Health。不仅搜索、云业务、谷歌大脑、alphabet等业务的医疗模块被分拆,AI第一人deepmind也被肢解,其健康部门deepmind health和steamers团队,统一被新的Google health接收。一直以来,谷歌的医疗技术就像喷雾一样散落各个业务线中,谷歌为什么要给自己动“大手术”?原来的AI+医疗模式存在哪些问题?重组之后的谷歌健康能大杀四方吗?

发表在 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