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科技成果转化的无人区“达尔文死海”

评分
(0 票)

       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过程中,大多数都要经过从技术发明到应用开发、样品加工、中试调整、放大量产等长时间的研发过程。这个过程需要不断投入且须承担创新风险,高校院所和企业都甚少涉足。因此,这个科技成果转化的无人区又被形象地称之为“达尔文死海”。

 

 

 中国科学报记者 沈春蕾 赵广立

 

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时任副所长徐旭东呼吁尽快构建有利于科研成果转化的创新体制机制,破解“达尔文死海”难题。而今,回忆起当年的提案,徐旭东说:“技术发明到应用开发、中试放大、批量生产、满足用户体验,绝非一蹴而就。”

 

“达尔文死海”问题早在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就被热议。今年,李克强总理在做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要健全以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一体化创新机制。时隔3年,党中央、国务院、相关部委以及地方政府频频释放政策利好,以鼓励高校、科研院所和企业积极推动、投身科研成果转化。为此,《中国科学报》采访了相关代表和委员,请他们再议如何跨越“达尔文死海”。

 

剖析存在问题

 

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时任副所长徐旭东呼吁尽快构建有利于科研成果转化的创新机制体制,破解“达尔文死海”难题。而今,回忆起当年的提案,徐旭东说:“技术发明到应用开发、中试放大、批量生产、满足用户体验,绝非一蹴而就。”

 

他指出:“一方面,这些成果的学术内涵在早期已被揭示和公布,之后难以得到研发资金投入,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研人员难以发表论文;另一方面,这些成果尚未形成可赚钱的产品,企业得不到盈利却要承担创新风险,除极少数超大型企业外,一般企业也无力涉足。”

 

“‘达尔文死海’本质上讲还是技术成熟度的问题。”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先进制造技术研究所所长王容川如是表示。

 

他说,一般而言,高校和科研院所成果属于1~3级,企业的产品应用归为7~9级,中间的4~6级就是我们所说的“达尔文死海”,也叫“死亡谷”,跨越“达尔文死海”需要经历长时间反复研发过程。

 

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所长沈仁芳则认为造成“达尔文死海”的主要原因,是科研成果的中试投入不足和技术经纪人的培养机制欠缺。这里的技术经纪人需要具备特定的技术研发背景,不仅了解专家的习性,还要熟悉市场运作和相关的法律知识,对技术的市场化具有敏锐的嗅觉。

 

沈仁芳指出,好的技术经纪人是将学术成果与产业连接的润滑剂,但当前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人才考核机制并不利于技术经纪人的培养,职称和行政晋升的空间有限。

 

“科研成果及时有效转化的薄弱环节包括转化渠道、信息渠道、专业化人才。”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沈阳分院院长韩恩厚向《中国科学报》表示,当前,科研院所、高校和企业从事成果转化的专业人才匮乏,专业服务还不完善,不利于更好地推动成果转化。

 

探讨解决途径

 

目前,各行各业越来越关注科研成果转化,但学术与产业跨界对接的质量还不尽如人意。韩恩厚发现,问题的关键在于学术界的成果与产业界的需求不合拍,一些企业的技术承接能力欠佳。

 

为此,中科院沈阳分院在推动学术界与产业界对接方面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和探索。“沈阳分院与地方政府开展双向调研摸需求,并举办专题对接会,让科学家和企业家成为朋友。沈阳分院还鼓励中科院专家与地方企业就行业难题开展联合攻关,每年会选派10多位科技副职在辽鲁地方政府挂职,并派出科技特派员到企业,进而有针对性地开展合作。”韩恩厚希望这些举措可以为双方实现高契合度的对接,推动学术界和产业界各自向前一步,共同弥合鸿沟。

 

科学家和企业家关注点不同。科学家关注技术的创新,通常以在顶级期刊发表文章为目的,而企业家则关注技术,以追求市场占有率和利润为目的。“当前,国内大部分研发项目的指南来源于学术界,并非市场急需解决的问题,科学家和企业家在研发方向上尚未达成一致。”沈仁芳说。

 

他呼吁在保障一定比例研究经费用于开展基础研究和重大科学装置外,一些涉及产业科研项目的指南可以由企业为主参与编写,并由企业提供匹配资金,这些匹配资金未来可以通过国家税收优惠等政策返还。

 

沈仁芳还给出了一个培养技术经纪人的解决方案:“一是由政府出台政策,鼓励社会资本或财政科研经费入驻高校和科研院所,设立市场化的技术孵化基金,完成科研成果的中试,实现成果的最终应用。二是改革科研成果转化人才的评价体系,让更多的技术人成为技术经纪人。”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朱晓进提交了一份关于促进高校成果转化的提案,建议我国应鼓励高校成立负责科技成果转化的科技服务(集团)公司,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这与王容川提出的“一所两制”模式不谋而合。“一所两制”指院所可以探索运行新型研发机构,把科学家系统、工程师系统和管理经营阶层整体融合起来。“纵向项目、横向项目、产业项目,这些项目都需要人来做,而‘一所两制’的制度安排,可以把这几类人装进一个体系,各安其位、各守其责,以制度的力量保证科学、技术和产业真正地融合。”王容川说,“对一些确有潜力的技术成果,鼓励科研单位自己投资继续跟进,直到把新技术、新工艺研究成熟,并在一些企业应用成功后再投放市场。”

 

分享转化成果

 

这些年来,中科院在跨越“达尔文死海”的尝试中取得明显的成绩。“推动中科院的科研成果在区域转化是我们的一项重要职能。”韩恩厚告诉《中国科学报》,“沈阳分院在中科院与地方政府、企业之间发挥了桥梁与纽带作用,推进产研联合和企业的技术进步。”

 

“成果转化需要各方共同努力、专人负责,才能更好地推进。”韩恩厚说,沈阳分院对成果转化人员有专门考核,比如,年底工作述职是考核的一个重要手段。

 

实践证明,跨越“达尔文死海”需要一些可以复制和推广的模式。沈仁芳介绍,南京土壤所对成熟技术采用一次性转让的方式;针对市场前景广阔且需要专家团队持续支持的项目,采用单位固定收益+研发项目+企业股份的成果转移转化新模式。

 

2017年,南京土壤所将新垦耕地优质耕作层工程化构建技术(价值1200万元)转让给香港中向集团,基于该技术中向集团在江苏省江阴市建立年产300万吨土壤改良剂生产线。2018年,南京土壤所就污染土壤修复领域与华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了中科华鲁土壤修复工程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亿元,研究所以技术入股30%。

 

2015年,先进制造技术研究所参加首届全国“穿戴式外骨骼助力装备挑战赛”,其穿戴式外骨骼助力机器人从众多参赛单位中脱颖而出。“我们计划对康复外骨骼机器人进行成果转化,孵化一家企业。”王容川回忆道,随后研究所与南京伟思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江苏中科伟思智能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3000万元,其中研究所以相关专利评估值900万元技术入股,并将所占股份的70%奖励给科研团队,实现了科研成果的转移转化。

 

实践证明,“达尔文死海”是可以跨越的。徐旭东表示:“对接高校科研院所和生产企业的技术开发型企业,可以把各级财政、企业和民间资本拧成一股科技创新的合力,形成全面、自发的成果转化机制。”

已读 2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