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MC的前身路易丝莱尔医院(Louise Lyle Hospital)始建于1893年,1927年并入匹兹堡大学。1961年UPMC从社区型医院转变成为学术型医院。目前运营学术、社区及专科医院共20家,诊所超过500家,覆盖宾夕法尼亚州各地区。员工逾6万人,其中医生超过3600名,每年接待的门诊病人超过390万人次,急诊病人超过71万人次。

    以移动医疗为手段的干预并不能改善和提升病人的健康,也不能为支付方进行真正有效的控费。那么,这样的僵局该如何打破?

    近日,JAMA Internal Medicine刊登了一项名为Better Effectiveness After Transition–Heart Failure (BEAT-HF)的研究结果,该研究主要集中在对因心脏病出院的病人干预的效果分析上。一共1400个病人被分为两组,一组是具有强干预,另一组没有任何干预措施。实验结果显示,两组人群出院后180天内的再入院率是一致的,都是50%,30天的再入院率和180天的死亡率也是没有区别的。

  据近日在京举行的 “中韩产业发展高端论坛(2015)”透露的信息,三星集团现在正通过委托生产CMO(Contract Manufacturing Organization)项目进入生物制药行业。三星生物制药公司副总裁尹镐列介绍说,制药业分为三大类,一类是通过化学物质合成的合成医药品,一类是从自然物中提取医药成分制成的天然医药品,一类是利用遗传因子和细胞制成的生物医药品。

  此前并不广为人知的青蒿素,随着屠呦呦获得诺奖而成为社会焦点。但是我们注意到,国内的青蒿素产业形势并不乐观。在屠呦呦获奖信息公布当晚(10月5日),浙江华立集团董事局主席汪力成连夜写就一则千字感言,对国内青蒿素产业形势发表个人看法。这篇感言在第二天被发布在了公司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汪力成在感言中表示,“一条在原料的源头上中国有绝对控制优势的产业链,(中国)居然仍然还是廉价原料的供应国,至多只是制剂产品市场的配角和补充,连以做仿制药而闻名的印度在这个领域的影响力都远超中国。”

   随着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引起公众广泛讨论的除了其“三无”身份外,还有助其捧得大奖的青蒿素。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虽然中国为世界贡献了七成以上的青蒿素原料,但中国企业在这一产业的竞争力却十分有限,利润丰厚的下游部分基本被国际巨头把控。与此同时,中药行业整体呈现边缘化趋势,去年获批新药中的中成药占比仅为2.19%。

  那么,面对如此形势,青蒿素产业的机会在哪里?中药的机会又在哪里?对此,记者进行了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