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三甲医院齐推自主APP预约挂号 推荐

  近日,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医院不约而同相继发布APP,开通APP预约挂号服务。一方面,早已涉足预约挂号服务的第三方移动医疗平台获得注资,开始相继推出除挂号外的其他服务功能,改变患者的就诊体验。另一方面,就便民性和医院管理的便捷性上而言,医院更倾向于自身开发的预约挂号平台。正如业内人士所言,APP不仅仅是方便了老百姓,对于医院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窗口,通过APP可以无形中把医院的品牌特色、强势专业、服务理念推广出去。

 

  医院热衷开发新媒体预约挂号平台

  据记者了解,目前,北京儿童医院、广安门医院、协和医院、人民医院均推出了各自的APP软件,提供预约挂号、查询检验结果等多项服务,一些医院也开始把更多的号源放到了自己开发的预约挂号平台上。

  北京儿童医院更是从6月18日起实行“非急诊挂号全面预约”,这意味着,除急诊科外,其他科室都需提前预约。这其中,APP上的号源占了日总号源的约2/3。协和医院近期开通的APP上也每天开放8000个左右的号源,约占日总号源的70%。

  朝阳医院和中日医院则借助第三方软件向大众推出预约挂号服务。如朝阳医院可以通过“我要就医”APP预约挂号,中日医院则是通过百度医生APP预约挂号。

  除了APP,微信也是各大医院试水新媒体预约挂号的阵地之一。

  作为北京首家开通微信预约挂号平台的北京中医医院,在微信预约平台放出了超出10%的号源,虽然与114、北京市预约挂号平台及窗口挂号放出的号源比例相近,但北京中医医院门诊部副主任唐武军坦言,就便民性和医院管理的便捷性上而言,医院更倾向于自身开发的预约挂号平台。“自己掌握号源分配会更安全,交给第三方的话,管理和沟通上可能不是很方便,比如114预约挂号就类似于第三方,在管理上遇到很多问题都需要沟通,相对麻烦一点。而自己的平台发现问题可以及时调整。”

  APP也是医院宣传窗口之一

  “现在是智能化时代,大家使用智能化手机,就能很快对接到医院层面。各家医院试水APP、微信,充分利用了新媒体的便利性,给百姓带来了便利的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利于打击黄牛党。”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卫生法研究中心讲师邓勇看来,APP不仅仅是方便了老百姓,对于医院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窗口,通过APP可以无形中把医院的品牌特色、强势专业、服务理念推广出去。

  对老年患者和外地患者仍有一定障碍

  尽管有些医院倾向于将更多号源放到新媒体平台进行预约挂号,但也有医院内部工作人员指出,不能忽略了对新媒体运用涉及甚少的老年人群体,从国内的就诊人群来看,多数仍然是老年人,他们的知识结构、对现代智能设备的使用度比较有限,如果都采取新媒体的方式进行预约挂号,那么很多老年人将不得不依靠家里的年轻人来协助挂号。

 

  另外,外地患者,尤其是偏远地区、贫困地区来的外地患者,也可能对此无所适从。全面实施“非急诊挂号全面预约”的北京儿童医院也坦言,APP的实名认证对于黄牛党来说有了一定的制约,那些对医院各种预约手段知之甚少的外地患者,也成了黄牛党利用信息不对等进行坑蒙拐骗的对象。有些黄牛党会在院外“拦截”患儿家长,尤其是外地来京治病的患儿家长,仗着家长们不懂如何进行预约挂号而进行瞒骗。“说是帮人挂号,其实就是拿着家长的手机下载APP,完成挂号程序,再收取高额的挂号费。”北京儿童医院办公室副主任刘原虎提醒患儿家长不要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