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S不知不觉成了移动医疗创业的最大羁绊

  长期以来,英国一直以拥有国民健康服务体系(NHS)为荣,NHS一定程度上也是英国的国家名片之一。NHS体系为全体英国人提供免费医疗服务,这也是英国人引以为豪的地方。作为西方医疗卫生制度体系的两个典型代表,英国的免费医疗与美国的市场化特点形成鲜明对照。然而在数字健康创业风生水起的今天,NHS却不知不觉成了移动医疗创业的最大羁绊。这是怎么回事呢?近日,彭博新闻社刊文进行了分析解读。

 

  彼得·黑姆斯出生于英国北部城市利兹,毕业于牛津大学,2010年在伦敦创立了一家数字健康公司。六个月前,他把公司从英国搬到了美国旧金山。

  黑姆斯公司的一项失眠症在线治疗服务Sleepio得到了医生、病人和风险投资人的支持。但是他却看不到将这一理念兜售给NHS的办法,让人抓狂的是,NHS掌控着几乎全部的英国医疗开支。而在美国加州,黑姆斯可以向自主给雇员上保险的公司推广其服务项目。35岁的黑姆斯在旧金山表示,“旧金山有更大的机会。我本想在英国取得进展,但是很明显这不可能。”

 

  根据数字医疗孵化器与研究机构Rock Health的数据,去年,美国数字健康创业公司共获得40多亿美元的风险投资,是2013年的两倍多。尽管缺少可直接对比的欧洲方面相关数据,不过据欧洲私募基金和风险投资协会估计,欧洲在该领域的风投金额可能还不到1亿欧元。风投金额上的巨大差距意味着欧洲企业家在增长迅猛数字健康领域的创业机会更少,且一家初创公司成长为大公司的可能性更低。

  数字健康创业公司难以入围NHS服务提供方名录

  “指数风投”(Index Ventures)是设在伦敦的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同时也是Skype、Soundcloud和Dropbox的早期投资者,该公司支持鼓励黑姆斯将公司迁往美国。“指数风投”的一名负责人Ophelia Brown表示,该公司考察了欧洲其他六家左右的数字健康公司,但是都未发现哪家有很好的市场前景。Ophelia Brown说,“我们看到许多很好的理念,但是医疗保健解决方案缺乏很好的盈利模式。需要弄清楚谁会为之付费。”

  这方面问题在英国尤其严重。在德国和法国,并非所有的医疗服务都是免费提供给民众,因此他们也愿意为网络服务产品“自掏腰包”。而在英国,NHS几乎包揽了全部的医疗开支,因此创业者不可避免地需要同这一官僚体系打交道。

  为了将服务售卖给NHS,服务提供商首先必须“挤进”政府核准的目录,成为被认可的供应商。这一目录被称为框架,涵盖了从起搏器、办公室书架到救护车等所有医疗用品,而且3—5年会到期更新。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想出如何“挤进”NHS的供应商目录非常困难,尤其是一些公司的技术并不符合其清晰的分类。一旦获批后,服务供应商还必须说服NHS 209个地方单位的买主或者掌控医疗保健开支的其他数十家小组来买单。

  设在伯明翰郊外的病人安全系统有限公司(Safe Patient Systems Ltd.)总裁Mark Doorbar表示,“过程非常复杂。”该公司致力于研发通过移动设备监控生命体征的软件。

  2011年在Doorbar的努力下,病人安全系统有限公司进入了全国移动健康服务提供商框架,并开始同NHS地方单位签约。去年,由于同NHS的合同到期,公司销售陷入停滞,Doorbar不得不四处筹款。同风投公司交涉数月之后,他还是空手而归。Doorbar说,“非常令人失望沮丧。我们得到了相当一致的反馈:‘你们如何能打入市场?’”

 

  Simon King是伦敦章鱼投资公司(Octopus Investments)的经理,他表示公司对安全监控系统(Safe Monitoring Systems)的评估时间长达数月。尽管该项技术或许能为卫生系统节约开支,但是“我们依然不确定产品能赢得NHS的合同”。

  英国不行,那就去美国

  风险资本公司Balderton Capital的负责人James Wise表示,NHS已经变得越来越开放。James Wise说,“对创业者来说回报是巨大的。当向一个开支在1000亿英镑的机构证明了实力,公司就可以在一夜之间实现从零到巨大成功的转变。”然而想证明自身实力并打动NHS真的很难,一些创业者不得不弃英赴美寻找机会,黑姆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黑姆斯因为自己深受失眠之苦,所以产生了研发Sleepio的念头。对现有的治疗方法都要使用药物感到厌烦,黑姆斯通过深入研究行为疗法改善了自己的睡眠。看到其中所蕴含的巨大商机,他成立了一家名为Big Health的公司,并聘请了一位牛津大学睡眠医学教授,以增强产品服务的科学严谨性。

 

  接受Sleepio服务每周大约花10美元,服务内容包括睡眠日记、在线支持小组以及一位漫画治疗师对病人给予放松技巧指导。黑姆斯2012年在英国最先推出了这一服务项目,当年就吸引了不少付费用户。去年,黑姆斯募集到330万美元投资,然而却无法攻克NHS这一难关,因此于今年2月将公司搬到美国。黑姆斯说,“我们进行了可行性评估,结果发现(打入NHS服务提供方名录)不可行。”他还说,“NHS最适合那些拥有销售额巨大的公司的创业者,并且熟谙这一复杂系统是如何运转的。尽管美国医疗保健体系有其自身的问题,激励措施也乱糟糟,但是至少美国还有激励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