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院挺进线上诊疗

评分
(0 票)

“网络在线医疗问诊服务开通了!”日前,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生殖中心公众号发出此条信息。消息一出,就有网友发声:“北医三院干了件大事,所有医院都慌了!”不过,记者采访的多位公立医院院长却很淡定,因为“各医院都在探索线上线下医疗新路子”。更有院长笑称:“该慌的是医疗互联网公司。”

■医院业务移动化是大趋势

“生殖中心每年60万的门诊量与有限就诊空间之间的矛盾有目共睹,如何更好地服务患者是我们一直在想办法解决的问题。通过线上问诊,我们力图实现线上分流患者,同时做好随访病人的长期管理。”北医三院相关负责人说。

互联网正在通过改变医生的工作方式,重塑医疗服务新业态。上海长征医院眼科主任魏锐利说,由于有了对患者的信息化管理,医生可以通过微信等网络渠道随时把病人找回来,并询问其近况。“这已经成了常态化的工作方式,医生比之前更牵挂病人了。”

当前,改善医疗服务被提到重要位置,互联网作为改善医疗服务的有效手段被寄予厚望。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副院长李澍将此次北医三院的举动标注为“三甲黑洞再发威”。在他看来,医院借力互联网具有先天优势。

“医院业务走向数字化、移动化和智能化是大趋势,这个趋势从远程医疗概念一提出就已经发端了,不管是此后的在线挂号、移动医疗还是现在火爆的人工智能,都是这个趋势的一部分。”春雨医生市场公关总监谭万能说,医疗机构作为核心参与方,将院内服务向互联网转移。“北医三院上线问诊系统一点不奇怪,此前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等医疗机构早已上线类似系统。”

■其实是场医生争夺战

众多受访者认为,三甲医院挺进互联网的目的,一方面是提高效率和影响力,另一方面是扩大市场份额。对于后者,有院长并不赞成坊间揣测医院虹吸患者的说法,更愿意将其看成是对医生的争夺战。阿里健康刚刚发布的《2017年度健康消费报告》显示,2017年用户经由阿里系App,如天猫、支付宝等,与来自全国31个省份、275个城市的医生、护士、心理咨询师建立联系,发起各类健康咨询。“如果医院不做互联网医疗,自家医生将大量流向第三方医生平台。医院不能荒了自家的地。”一位不愿具名的公立医院院长说。

有专家预言,2018年,医生争夺之战将变得更加激烈。春雨医生CEO张琨曾撰文表示,2018年,互联网医疗可能迎来第一个收获期,各家企业会继续在问诊领域投入更多人力和物力,市场可能迎来小的爆发。与资本市场相对应,大医院已经看到了这一领域业务的重要性。

不能回避的现实是,目前公立医院医生薪酬不乐观,直接驱动了出走潮。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说,互联网能很好地整合医生的碎片化时间,给出的劳动报酬也较合理,“这比‘开飞刀’风险小太多,何乐不为”。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公开表示,2017年,好大夫在线医生有17万人,已经有收入的有6万人,共收入3.1亿元;收入最高的达139万元,第二名有100万元,第三名有96万元。

一位互联网专家表示,互联网开放、对等、分享、全球协作的技术逻辑,为医疗行业建立去中心化的组织方式提供了可能。对于个体医疗行业从业者而言,除了依靠医院赋予能量之外,充分利用互联网与服务对象直接连接,也成为一种可行的生存选项。现在已经形成的一些医生个人品牌,可以看做是互联网思维在医疗行业中的映射。互联网让一小部分医生在没有医院这棵大树的庇佑时,也能繁茂生长。

■探索阶段要解不少未知数

去年9月30日,在我国实行60余年的药品加成政策退出历史舞台。这一改变加速了公立医院运行机制的重构,公立医院精打细算过日子的时代已然来临,向互联网要效益的动机越来越明显。同时,互联网企业想进入诊疗环节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

春雨医生首个互联网诊疗平台落户河北燕达医院,试水“线上+线下”闭环服务;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与张强医生集团探索医生集团与公立医院之间的医疗服务合作改革;微医集团宣布推动其平台上的19家省市互联网医院、100多个医联体和2400家合作医院之间的医疗信息共享……一系列探索纷纷呈现。

不过,也有专家强调,医疗行业在体制等方面具有特殊性,社会服务功能突出,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远未成熟到可以颠覆医疗行业的程度。因此,目前医疗行业里一些机械式嫁接的“互联网+”玩法并未显现光明前景。同时,资本的爆发式进入,让医疗行业变得更加商业化,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医疗行业的公益性。对此,李澍表示,在医疗领域,互联网只是手段,无论手段如何变化,医疗质量与安全永远是医疗卫生工作的生命线。

另外,在采访中,医疗机构和企业受访者都迫切期望政府在互联网医疗方面出台更加明确且细化的规范,尤其针对医疗法律风险、医保政策等。

健康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