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信息化

      近日从贵州省发改委获悉,该省发改委、卫生计生委、人社厅联合发布的远程医疗会诊服务价格收费标准已于日前执行,远程医疗会诊按每小时或每次计费,并实行最高限价。贵州省卫生计生委要求各地将远程医疗服务项目列入新农合诊疗项目目录,按规定给予相应比例补偿。该省规定,每次远程会诊原则上不超过1个小时,特殊情况超时每10分钟加收10%,累计加收时间不得超过60分钟,累计加收金额不得超过最高限价的60%。各公立医疗机构应在显著位置通过电子触摸屏、电子显示屏、公示栏、公示牌、价目表、价目本、住院费用结算清单等方式实行价格公示。

      3月25日,在2016年广东省医院学术年会上,由广东省医院协会和第三方互联网医疗公司联合推出的广东云医院平台发布。该平台以入驻医院为核心,试图打造从线上诊疗到开具电子处方再到网上购药配送到家的互联网就医模式。

      今年两会期间,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提到,目前吸收外省患者多的主要是集中在北京、上海、广东、四川、江苏等地区,下一步要加快建立区域的医疗诊疗中心,包括利用京津冀一体化来促进优质医疗资源的分布。这一布局将意味着京津冀区域医疗转运一体化将成为一种趋势。而且京津冀一体化医疗转运联动平台的建设是探索“互联网+”指示在医疗转运惠民服务领域的具体举措,将不断完善服务,推广经验,扩大范围,让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收益。

      全市医疗机构增加122个、床位数增加10376张、新农合政府人均年补助标准提高到400元……这是过去5年咸阳在卫生计生方面取得的成绩。3月14日,华商报记者从全市卫生计生工作会上获悉,今年年底前,三原、泾阳、长武等7个县实现90%的病人在县域内就诊,到2020年,婴儿死亡率控制在6‰,孕产妇死亡率控制在8/10万以下,居民健康素养达到16%,人口自然增长率保持在6.3‰左右,人口健康和人口发展主要指标达到全省中上水平,人人享有基本医疗服务目标全面实现。

      就在“两会”代表还在热议分级诊疗该如何落地时,四川全省27个区县的医院已经悄然实现了分诊、转诊。

      3月9日,记者从四川卫计委了解到,其与海思达科技开发有限公司、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正在合建“四川省远程医疗云”,计划将整个四川183个区县的近7万乡、村、社区的卫生信息系统全面上云。这意味着四川8400万人口大省将享受到公平的医疗资源,四川可以在全省范围内灵活的开展分级诊疗和远程医疗。

  “随着卫生信息化的发展,医改及医疗服务需求的不断提升,医院信息化建设越来越紧迫,要求越来越高,作为信息化的建设者,既要有总体规划,还要有明确的推进目标。”8月26日,北京市公共卫生信息中心主任张文中在“北京卫生信息化大讲堂”系列培训之“医联体与区域云平台”主题会议上指出,区域医疗平台是近期中心要紧抓的工作。

  日前,内蒙古2015年人口健康信息化工作会议在呼和浩特市召开。会议的主要任务是,传达全国人口健康信息化工作会议和全国委属委管医院信息化互联互通建设座谈会精神;总结上半年全区人口健康信息化工作,分析存在的问题和困难,安排部署下半年的工作。自治区卫生计生委张小勤副主任出席会议,张小勤提出:必须进一步认识人口健康信息化建设和医院信息化互联互通的重要性。我区人口健康信息化建设和应用,与大部分省份比较,更具有特殊性和紧迫性。人口健康信息化建设是全面深化改革、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需求的需要,是健康医疗模式转变、强化科学有效行业监管的迫切需要,是信息化与卫生计生业务加速融合、培育健康产业增长点的迫切需要。

   江苏省的区域卫生信息化建设自2011年11月被列为区域卫生信息化综合试点省份后,逐一克难,搭建起覆盖县、市、省的区域信息平台。很长一段时间,区域卫生信息化建设被喻为医疗信息化建设中的“硬骨头”。标准不统一、各级医院的信息化水平参差不齐等现象,都在阻碍区域卫生信息化建设,江苏的做法值得交流。

 

  非典过后,宁波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开始研究规划信息化工作,经过十年多的建设,初步建立起一整套的疾病预防控制(以下简称“疾控”)工作信息化系统。信息技术的应用不但突破了疾控工作的传统模式,也大大提高了疾病的防控效率。

  宁波市疾控信息化建设的特点是基于区域的卫生信息平台的建设——“这是宁波的特色,” 宁波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许国章在接受e医疗采访时说,“以前从地方向国家上报传染病信息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现在宁波市仅需要几秒钟,患者一就诊,他的信息很快就由医院的HIS系统上传到区县平台、到宁波市平台、到国家平台,效率提高了很多。”他详细地向记者介绍了宁波市疾控中心信息化建设的主要发展历程。

  上海市的疾病预防控制(以下简称“疾控”)信息化工作按照“统一规划、标准先行、分步实施”的发展原则,有计划地开展了信息资源规划、信息标准、网络平台、数据中心和重点业务应用系统建设等工作,积极探索和实践了疾控信息化应用模式,极大推动了疾控业务发展,起到了促进医改、服务民生的积极作用。上海市疾控中心主任吴凡在接受e医疗记者采访时表示:“上海疾控信息化建设由市级牵头,属于顶层设计、总体规划做得比较好。好比盖房子,骨架先搭建好了,再一层一层去完善。也正因为总体规划做好了,整个信息化工作才能有序地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