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信息化建设是一项复杂而庞大的系统工程,医院信息系统建设在医院的发展过程中越来越突显出其重要的作用。对不少大体量医院来说,解决好“挂号”难题,是能直接体现医院在优化患者就医体验方面的成效的。但随着医院信息化建设步入成熟期,除了挂号,还有哪些举措值得尝试?这是北医三院之问,也是北医三院的一份答卷,值得探讨。

      近日,在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远程会诊中心,进行了一场远程会诊。患者不出县城可免费申请远程会诊。从省卫计委获悉,从今年4月开始,贵州省全力推进远程医疗服务体系建设“百日攻坚”,进一步引导优质医疗资源下沉。目前199家县级以上公立医院全部接入远程医疗网络系统,已累计开展远程会诊1819例。

     厦门的“三师共管”将医院与社区、疾控中心三方联动,将糖尿病、高血压等慢病防控与深化医改纵横结合,有效构建了上下一体的服务机制和模式,切实有效地提高了基层诊疗技术和服务能力,巩固了慢病防控成效。

       截至去年,昆明市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4490个,床位5.5万张,在岗职工7.89万人,卫生技术人员6.4万人。平均每千人拥有床位8.27张、卫生技术人员9.67人、执业医师3.61人、护士4.21人。市、县、乡三级卫生总资产达104.49亿元(市本级51.7亿元),“十二五”期间较“十一五”末增长了60%,医疗服务条件得到明显改善。

      在今年3月召开的全国基层卫生工作会议上,淮阴区作为全国2800多个区县的唯一代表,推介的“淮阴模式”火了。“淮阴模式”只是江苏医改的一个缩影。为缓解大医院患者过多,解决百姓看病难题,江苏推动“基层首诊、分级诊疗、双向转诊”的医疗模式,促进龙头公立医院优质资源下沉,形成了“小病在社区、大病进医院、康复回社区”的全面医疗联动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