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尉:面对“互联网+”的举世皆热 不放弃IT人的独立思考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信息中心主任 邵尉

      在医疗信息化建设上,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中国医大一院”)先后经历了关注病人管理、关注临床、关注“临床+运营”三个阶段,并在不同阶段分别开展了面向患者、面向临床、面向管理不同侧重的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效。经过不断的尝试和努力,该院2015年获得 “互联互通标准化成熟度测评四级甲等”。

      2015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互联网+”行动计划。对于这一政策对行业的影响,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信息中心主任邵尉表示,“互联网+”的本质其实就是传统产业的互联网转型升级,是基于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实现传统产业的标准化、网络化、数据化、信息化。因此,“互联网+”具有跨界融合、创新驱动、重塑结构、尊重人性、开放生态、连接一切的特点。面对医疗这一传统行业,不仅要看到“互联网+”带来的机遇,也要关注相对封闭的医疗行业“血液”中的谨慎。

       为什么要格外谨慎?

       风险。不管开放网络还是开放应用,都存在巨大的风险。开放之前,要考虑医院传统的IT架构,是否做好了开放的准备、安全策略?传统的基础架构,信息安全、隐私保护如何来做?不管是从业的管理者、从业者,还是IT管理人员,都面对一系列的风险,针对医生、医疗流程都需要有应对的策略。

      挑战。传统医疗行业,已经形成了既定的模式,既定的市场。互联网企业从外部向内部的全程渗透,需要“抢占”互联网出口、患者资源和医生资源。此外,“互联网+医疗”要提供院前、院中、院后全线全流程服务,需要开放网络、开放服务、把私有的数据变成共有的数据。

      谨慎是出于对历史状况的尊重,但“互联网+医疗”对医院来说,毕竟是一个重造再造IT技术架构、重新理顺资源、再次优化流程的历史机遇。

      借力“互联网+”,全面提升医院服务能力

      从2015年起,中国医大一院的信息化建设开始渗入“互联网+”时代特色。医院与BAT展开合作,在患者公共服务方面,依托于公共平台的患者服务App进行公有云部署;在医院管理全面和医护工作方面,根据医院工作流程建设App,通过“互联网+医疗”全面创新全院工作。

      1. 三个移动医疗项目

    (1)支付宝“未来医院”移动医疗项目

      这是中国医大一院与互联网公司合作的第一个移动医疗应用项目,目标是实现基于互联网及第三方支付的全流程手机移动医疗应用。支付宝“未来医院”实现了的流程优化——除了问诊、检查检验、诊断、取药/治疗必须线下操作以外,其他项目,比如挂号缴费、候诊、检查缴费、取报告、药品缴费、医患互动都可以在线上完成支付。基于支付宝医疗随时随地、安全快捷、与医生无关、退费随时到账、无手续费支付宝的支付优势,曾获得支付宝2015年民生服务“最具人气大奖”,2015年位居支付宝400多家合作医院的第6位。目前该院正在做室内导航、扫码支付、体验预约等新功能。

    (2)“微信公众服务号”移动医疗项目

     这是中国医大一院的第二个移动医疗应用项目。项目目标是实现基于互联网及第三方支付的全流程手机移动医疗应用。分期实现线上医院业务,包括线上注册绑卡、预约挂号、线上医院业务、诊间缴费、检验检测结果查看、医生简介等功能。

    (3)辽宁省卫计委“12320健康通”移动医疗项目

      这是2015年11月11日与“微信公众服务号”移动医疗项目同期上线的项目。作为省直医院同卫计委签署的年度信息化建设责任状内容之一,2015年10月之前基本完成了基本接口功能,并针对12320平台功能不完善的地方,及时沟通卫计委的管理和开发人员,完善接口并改进流程。系统目前实了预约挂号、预约缴费和现场缴费、检验检查结果查询、对账查询功能。

      2.两个App项目

     (1)医院医护手机移动应用(App)项目

      这是利用互联网医疗最新的概念与技术开发的基于手机的医生App,包括电子病历手机端,方便医护人员从手机端随时随地了解患者情况,这一项目将为医护提供全新的工作体验。根据功能规划设计,该App将覆盖患者管理、医嘱管理、电子病历、危机值等医疗管理功能,项目目前已经进入测试及试运行阶段,未来将集成OA系统。项目在今年第三季度将完成开发与集成,已开发了苹果和安卓两个操作系统的版本,目前进入测试及试运行阶段。

   (2)基于“微信企业服务号”的医院管理的App

      这是一个类似于院长查询系统的管理,不对外开放。院长可以在手机微信上查询医院管理指标,医生可以能够看到患者的医嘱和体温单信息,科室的患者的危机值,集成医院OA系统,查看医院通知公告,查看排班、会议通知、审批流程等。作为医院的公众账号,为医院的管理和医疗创建一个通用平台,利用不同的授权管理实现医院信息系统的延伸,提供医院管理者和医护人员的工作效率,目前App仍在试用阶段。

▲“互联网+医疗”的确优化了医院的就诊流程,为患者带来了更好的就医体验。

      既要充分利用时代优势,也要保持理性思考

      目前来说,“互联网+医疗”除了远程会诊之外,多集中在收费和就诊服务等“轻医疗”的应用,在“重医疗”的应用还是比较单薄,并没有触及医疗的实质。

      但“互联网+医疗”的确优化了医院的就诊流程,为患者带来了更好的就医体验。例如传统挂号为15~20分钟,优化后只需要2分钟;传统候诊为40~60分钟,优化后只需要10分钟;传统查询报告为30分钟,优化后只需要1分钟;传统缴费需要20~30分钟,优化后只需2分钟。通过移动应用让用户轻点指尖为自己服务搭建起患者与医院间的沟通桥梁,据统计,平均每次就诊可为患者节省1.5~2小时,邵尉明确表示,“互联网+医疗”颠覆的不是医疗行为,而是原有的服务行为。正因为这种服务本质,敦促我们在享受“互联网+”带来的便捷时,也要保持理性观察和思考。

      仅以现金支付为例做个简单说明。

      有一组数据可以看出中国医大一院2014~2015年的支付比例变化:2014年,门诊现金支付比例占68%,医保占14%,银行卡占14%,居民健康卡占3%,其他1%;2015年,门诊的现金支付比例下降到66%,医保占到15%,银行卡占到14%,居民健康卡占2%,第三方支付占2%,其他1%。

      这组数据表明,现金支付比例逐渐减少,银行卡与医保支付比例逐渐增加,第三方支付抢占现金比例。到目前为止,现金比率虽然在逐渐的减少,但没有明显的颠覆性的改变,依然有高达60%以上现金支付的空间。现金本身无论从管理成本方面,业务流程方面,还是货币交叉感染方面都亟待优化。而第三方支付,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可以很好地优化医院的流程,并且具有明显的时代信息。

      据统计,2013~2015年,门诊就诊的主要人群集中在40~60岁之间,而线上应用的人群主要集中在20~40岁之间,也就是说年龄比例和应用是不匹配的。

      虽然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医疗流程中“纸质货币”、“塑料货币”、“数字货币”多重支付方式将并存,而卡支付的模式会逐渐增加,现金支付逐渐减少,这是一个趋势。但面对这些数据,邵尉态度鲜明,他认为在采用现代技术手段优化流程的同时,一定要兼顾社会服务的公平,要让不会用移动端支付的患者也感受到关怀。

      医疗的核心价值是要体现出人文关怀医疗技术服务,这也正是邵尉在主持“互联网+”背景下医院信息化建设中始终遵循的准则之一。

 

本文为e医疗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最后修改于 星期一, 26 9月 2016 1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