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江苏省人民医院信息处副处长冷锴是学计算机专业的,大学毕业后先到江苏省人民医院设备处工作,三年后被借调到省厅参与全省120急救网络建设工作。2009年9月被医院派遣到江苏省人民医院盛泽分院负责医院信息化建设工作。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龄,虽然在此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医院信息化建设,但是觉得以自己对计算机行业的理解,负责这样一个“应答型”的服务部门是没有问题的——根据医院提供的列表,上线所有医院要求的系统嘛,很简单!

      在刘云带来的各种变化中,各项例会制度的建立是最为明显的。例会有两大类,第一类是关注项目进展和工作内容的例会,第二类是关注科室成员的个人发展的例会。例会主要有早交班例会、软件例会、常规项目推进会、重大项目推进双周会、处务会、质量持续改建会、业务培训会等。

      江苏省人民医院信息处综合科科长郭建军从2000年就进入江苏省人民医院从事信息化工作,从最初的软件工程师做起,先后承担了医院护理管理系统、输血管理系统、排队叫号系统、心电诊断平台等多个项目的建设,说起“干活”,他的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有一定的信息化建设实战经验。但要说管理,从2012年刘云处长来到信息处后才有了这个认识。

      江苏省人民医院信息处90%以上的员工为硕士学位,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刘云在招收新人的时候会结合科室亚专科建设情况,有针对性地招收人才,更多的是刚毕业的应届生。“应届生是一张白纸,可塑性更好。”她说。对于新人,刘云有自己的培养方式。

       制度管理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各项例会。在e医疗跟踪采访的三天里,体验了每天的早交班例会、每周一的软件例会、处长例会,每周四中午的业务培训学习会和每周一次的项目例会。除此之外,信息处的例会还有每周五下午的重点项目推进会、重大项目双周会、信息处处务会、每月25日的质量制度改进会以及与项目相关的启动会、项目验收会、项目评价会等。

      江苏省人民医院信息处90%以上的员工为硕士学位,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留得住人才,是因为刘云在人才管理中信奉两个字:成全。她希望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成为最好的自己,而她则以自己的能力最大程度地成全每一个“小孩”——她习惯称自己部门的年轻人为“小孩”。培养人才是最辛苦的一件事,她为科室创造一切可能的学习机会,这对医院非核心科室来说,并不轻松,刘云也不敢放松,“请进来,走出去,是我做的最重要的两件事。”她说。

    “浅谈互联网医院”这一命题,如果远观难免会有“雾里看花”之感,但是如果放下自己心中对“互联网医院”的第一印象:或许是认为它有发展前途;或许是并不看好它;又或许是其他,走近它去仔细地了解和分析,感受会大不一样。

    落户在乌镇的全国第一家互联网医院——微医集团,自开业以来在国内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之后,对于“互联网医院”这个名称大家就不再陌生。

    2016年2月16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举办了“浙一互联网医院启动新闻发布会”,对外宣布打造全国首个公立三甲线上院区。

    这条新闻一经报道,让“互联网医院”再次成为业内吸引眼球的话题。记者日前拜访了连康市场总监蔡碧,和她一起聊了聊“互联网医院”。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19日在广州 “呛声” 广东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他表示全世界的公立医院最公益的体现,就是医务人员的工资全部由政府“买单”,但目前中国内地没做到,“这个不改革,其他(指改革)都是假的。”你怎么看他这个观点?

  经济学家胡释之在接受”凤凰网财知道“采访时认为:钟南山是个好医生,但他的上述观点表明他对于社会经济问题是个门外汉。他开的这个药方,不是改革,而是向旧体制倒退,不是化解问题,而是制造和加剧问题。

       2015年7月的一天,e医疗记者在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三街的一栋写字楼里采访了北京倍康宜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红帅。十年前的PACS界高手,“混迹”医疗信息化行业多年,从技术支持到现场实施,从售前营销到售后服务,他自嘲道:“除了财务这个工种,我做遍了乙方能做的所有工种”。2012年10月,他选择加入北京倍康宜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现为倍康副总经理,分管营销,谈及加入这个公司的初衷时,他说:“倍康的土壤适合我。”那么,这是一片怎样的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