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昆:探索军事卫勤保障新模式 西京医院的远程影像诊断服务模式新探索

评分
(0 票)

 

▲第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西京医院)数字化中心主任蒋昆

  目前来看,我国医疗服务的现状是量不足质不高。根据《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的内容,截至2013年底,我国有医疗卫生机构97.44万个,其中医院2.47万个(2.5%),基层医疗卫生机构91.54万个(94%),专业公共卫生机构3.12万个(3.5%);每千人拥有床位4.55张,执业医师2.06名,注册护士2.05名。人均享有医疗资源数量低于发达国家水平甚多,且从业人员学历偏低,优质医疗资源数量偏少。

  同时,我国医疗资源存在分布不合理的现象,不管从人口、经费、设备、人力、素质等各方面来看,承载人口最多的农村所拥有的医疗资源占有量却远低于城市。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区域资源、政策差别、就业机会等一系列因素存在差别,从而导致医疗资源分布不匀,影响了医疗服务提供的效率与公平。针对上述问题,国家自2009年起相继出台了一系列远程医疗标准和技术保障,强力推动远程医疗在各地区落地开花。推广远程医疗的核心目的是缓解优质医疗资源分布不均的矛盾,远程影像诊断是优质资源帮带落后地区的重要手段和抓手,因此也是远程医疗中的重要内容。

      西京医院在远程医疗领域的探索

  为响应国家卫计委号召,实现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探索军事卫勤保障新模式,为边疆基层部队提供更好的保障,西京医院非常重视远程医疗服务相关建设,完成了多项远程医疗建设内容。

  2003年,前总后勤部卫生部牵头组织设计并统一部署实施了军卫二号工程,这是目前医院开展远程医疗会诊的主要方式。

  2012年,陕西省远程影像会诊网启动建设。远程网设置5个省级专家医院,即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西安交大一附院、西安交大二附院和陕西省人民医院,集合了省级专家团队为下级市县级医院提供远程会诊、影像诊断等远程服务。远程网联通118家市县会诊医院和乡镇卫生院,任意双方或多方均可实现远程会诊,支持远程影像诊断、临床技能示教、手术示教等服务。

  2015年,由陕西省卫计委出资、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牵头成立胎儿先心病超声远程诊断中心,帮助基层医院完成胎儿先心病筛查,当年完成5例影像辅助会诊。

  2013年,西京医院蓝卫通互联网远程医疗平台项目启动,一方面将医院已开展的远程医疗服务向互联网延伸;另一方面完成远程医疗综合服务平台的建设,在院内实现远程医疗服务一体化、院外实现多渠道服务,以实现远程医疗综合性、一体化管理的目标。

      从会诊数量看,2003年至2013年间,医院对外提供远程影像会诊服务不超过100例。自远程医疗综合服务平台建成后,2015年会诊量达321例,处于历史最高点。

  但也要看到,投入了资金和精力,承载着改革期望的远程医疗服务从全国范围来看,服务量普遍偏低,效果差强人意,并没有完全发挥出预期的作用,其原因何在?一是远程医疗服务的推广和发展一直存在诸多壁垒和困难,长期的义务劳动使医护人员苦不堪言,为调动其积极性,政府应出台相应配套机制保障远程医疗服务有持续开展的动力;二是远程医疗和常规医疗服务始终是“两张皮”,医务人员不堪重负,远程医疗业务需要融入医院常规业务流程中。

  国家十三五规划中提及的实施家庭签约医生模式、全面建立分级诊疗制度、完善医师多点执业制度等内容,隐晦地提出了对远程医疗服务模式的新要求,而再次重申发展远程医疗和智慧医疗的目标,则必将把远程医疗服务推向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西京医院探索远程影像诊断创新模式

  受到国家“互联网+”浪潮的冲击,未来远程影像诊断可能有两个发展方向:一是以区域PACS为主的远程影像服务体系,其特点是耦合度比较紧密,可以配置区域影像中心,有挂靠区域影像中心的家庭医生、社区诊所等医疗机构,并实现多分院医疗协同。第二个方向则是远程影像诊断会诊,这是一种松散的模式,它适合医联体内部成员和跨医疗机构医疗服务。

  针对以上判断,西京医院也在远程影像诊断方面进行了一些新的尝试和探索。牵头组建了西部首个跨省市军民融合医联体,首批共有来自陕西省10个地市、137家医院以及河南省、山西省、甘肃省、宁夏回族自治区7个地市、19家医院,共计156家医疗机构参与其中。

  作为医联体开展服务的配套项目,在充分思考以往远程医疗模式的缺陷和综合考量医院现有条件的基础上,西京医院尝试进行一次远程影像诊新模式的探索,即“e会诊”模式,通过手机实现“申请—转接—专家确认—收费—上传资料—会诊—反馈—评价”的闭环管理流程。

     “e会诊”上线试运行以来,仅一季度就完成远程影像会诊207例,医疗服务数质量的提升效果非常显著。与以往的远程影像服务对比,“e会诊”有以下几点创新:第一,依托移动互联网,基于手机平台,提升便捷性;第二,依托医联体,由第三方专门运营,实现三赢;第三,会诊发起端和接受端均为合法医疗机构,规避政策风险;第四,合理分配劳动报酬,保障医务人员积极性。

    创新点之外,同样有问题需要重视和考虑:一方面是患者医疗资料隐私权如何保障?另一方面是如何解决常规服务和远程会诊服务资源冲突的矛盾?

  其实,对于患者医疗隐私的保护,技术已经不是主要问题,但“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重要的是医院能否建立一套相互制约监督的信息管理机制。至于两种医疗服务之间的冲突,则需要管理层找到一个既合法又合理的利益平衡点。

  未来远程影像诊断服务的发展方向一定是多流程融合。以区域影像中心为核心对外提供统一影像诊断服务,实现跨平台、多途径提供或获取影像诊断服务;合并现场检查、远程阅片、远程影像会诊等多种流程,实现优质医疗资源统一调度使用将是大势所趋。

  作为医疗信息领域的从业者,除了抬头看路,更要低头做事,只有扎实地做好手中的每件事,才能真正解决一些问题,从小处着手,推动医改向成功的方向前进。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互联网,但尚未找到版权方,请版权方与我们联系。

最后修改于 星期日, 28 8月 2016 2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