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松华:互联网环境下的影像诊断精准发展

评分
(0 票)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放射科主任、上海医学会放射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詹松华

      在看病就医过程中,很多患者会感谢外科医生手术做得好,却鲜有人感谢影像医师病情查得准。其实在寻医问诊中,影像诊断师是临床治疗的“眼睛”,是临床手术离不开的“路标”。影像诊断医师被称为临床工作的“侦察兵”,但随着医疗技术和医学设备的快速发展和更新,以及互联网医疗热潮的冲击,放射科医师的发展前景同时面临着困难和机遇。

      放射科医生的现状

  PACS/RIS是电脑软件平台,是影像医师工作的环境条件。目前放射科医生所面临的挑战有两方面:一方面,由于医院影像设备大量增加,大量CT、MRI、PET/CT安装,而且每个检查的图像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导致影像诊断医师的需求大量增加;另一方面是由于我国逐渐步入老龄社会,疾病谱在变化,慢性病增多,多种疾病同时存在,疾病越来越复杂,导致诊断难度增大,定性诊断的难度不断增加。而且随着设备的进步,患者法律意识的增强,不管是从患者角度还是从临床角度,都需要影像诊断医师提高自身诊断水平,避免出现误诊、漏诊等重大失误。

  众所周知,一名影像诊断医师的成长需要经过漫长的学习和经验积累,除了要熟知不断进步的影像设备的特性之外,还要熟知临床各科疾病,因为同病异影和异病同影的现象层出不穷,影像诊断必须紧密结合临床。然而,与放射科医师的从业困境形成对比的是,影像诊断医师在行业内的地位却并不高。传统观念上的重治疗轻诊断,使得多数医院将放射科、超声科以医疗过程划归辅助科室,不讲究放射科的技术要求和内涵实质。

  种种当前的境遇尴尬,以及收入不高、培养困难等问题,导致影像诊断医师逐渐紧缺,甚至中途离职的现象层出不穷,急需得到社会和行业的重视。

      影像诊断将在互联网的促进下获得发展

  其实,影像诊断已经作为医学支撑的重要学科得到医学界的共识。

  近年来,随着医疗信息化的发展与深入,有全世界统一的DICOM医学图像专属格式的医学影像,在互相传输方面早已有坚实基础。在此基础上建立的PACS系统软件,就是数字化网络传输的实践,而且是已经证明非常成功的范例。可以说,医学影像的全面实现数字化时代已经到来。

  如今,网络化的医疗影像传输已并非新技术,同时,基于网络的传输与共享的远程影像会诊、远程影像阅片已经在多数搭建远程医疗系统的地区得以实现。在医联体、医疗集团、医生集团日益发展的今天,集约化的运作方式能帮助医生们实现高效率、快速、集中、专业的工作流程;在移动互联网医疗领域,费用支付、智能手机联网、网络速度都已经全无障碍。可以说,移动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为影像诊断事业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机遇。

      互联网促进影像诊断精准化发展

  虽然影像诊断行业现在仍然面临一些历史、观念原因造成的困局,但发展是永恒的主题,最重要的一点是如何利用影像诊断促进业务更加专业。可以预见的是,在互联网的助力下,影像诊断行业将在集团化发展、亚专业精准诊断、全面走向临床第一线三个领域获得长足发展。

      1.集团化发展成为必然

  互联网本身就会促进新的同类项合并,在市场化环境下,集团化运作是节约资源的首选方式,节约成本,节约人力,医疗行业也不会例外。各种集团化运作的新模式,可以帮助影像诊断医师提高工作效率,并实现亚专业精准工作模式。因为集团化集中工作会集中同一部位的很多病例,而对于同一部位的许多病例,则需要亚专业的人员得出亚专业的精准诊断结论,所以集团化工作将逐渐改变传统的依设备分配工作的方式,以解剖部位的、生理功能的、机体系统的分类来分配工作逐渐成为必然,亚专业发展指日可待。

      2.亚专业精准诊断发展

  作为一名影像诊断医师,要在某一个亚专业领域做强做精。将重点定位在某一领域,时刻关注该领域的论文、学术进展。以肝脏影像为例,即使是肝脏罕见病,对亚专业医师而言也应该是非常熟悉和专业。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使医疗数据共享和传输逐渐普及,数据平台将大量相同或相似的病例集中在一起,为亚专业的发展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条件,未来的影像诊断医生,必然是专注于某一领域疾病的诊断专家。

      3.全面走入临床一线

  可以说,影像诊断医师自身就是工作于一线的临床医生,当亚专业影像诊断获得发展之后,临床则需要与影像诊断医师不断沟通和获益,所以只有做强做精,影像诊断才能全面走向临床一线。所以,对于目前的影像诊断行业而言,提高亚专业领域的医疗业务的水平是必经之路。

  从近年日益壮大的医联体可以看出,无论是医院之间,还是医生之间,集团化运作已经成了不可阻挡的趋势。随着医生集团的逐渐觉醒和运作模式的探索,集团化的影像医生集团也在国内逐渐萌芽和发展,在同一个集团内以不同的亚专业进行精准分工协作相信国内放射影像行业的整体水平会得到很大提升。未来,放射科医生的价值将不是单纯的疾病诊断,而是正确、精准的病变评价;全面、深入地与临床交流;简易、通俗地与患者沟通。黑白之间,改变临床策略。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互联网,但尚未找到版权方,请版权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