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数字化医学破局给中国的启示

  鉴于美国在医疗数字化具体实施方面未达到兰德公司所预期的标准,所以医疗数字化对美国医疗费用的抑制和医疗质量的提高作用有限。那么在未来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解决这一重大问题呢?美国需要从四个主要方面去制定改革策略来保证医疗数字化在美国能够成功铺开,并且真正发挥其最大的作用。

 

  提升医疗信息技术的兼容性和交互性

  美国医疗信息技术市场竞争激烈,提供商众多(如下图)。这些医疗信息技术软件开发商各自为战,分别开发相互不兼容的电子病历系统,导致医疗服务提供者之间很难简单地共享病人数据。这种情况对医疗安全和效率的提高十分不利。美国联邦政府看到这点后,于2010年推出“直接计划”(Direct Project),支持医疗服务提供者相互用加密的形式来传输病人的电子数据。然而,仅仅依靠政府这个项目还远远不够,因为各家电子病历开发商的软件没有标准化,导致相互的数据传输面临很大的技术难题,加上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电子病历系统的标准化和交互性的完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改进医疗信息技术对病人的友好程度

  在未来电子病历和医疗信息技术铺开的蓝图中,病人的核心地位不容忽视。就像轻松上网到银行管理自己的财务一样,病人在未来应该能够轻松地访问并且管理自己的健康信息。然而目前的电子病历软件还无法做到这一点。联邦政府主要针对美国退伍老兵推出的“蓝色按钮计划”(Blue Button initiative)就开始朝向这个目标的实现而迈进。病人通过此计划,就可以在网上轻松下载自己的医疗信息,并且发送给自己选择的医师/医院手中。当今病人的医疗信息主要掌握在医疗服务提供者的手中,如果这些信息能够真正开放给病人自己,并且能够让他们在更大范围内自由传输,那么对于美国医疗市场的进一步竞争和规范将会起到很大的催化作用。

  改革和创新医疗模式

  美国医疗服务长久以来的收费模式都是按服务付费(fee for service),近年来此模式正逐渐向绩效付酬(pay for performance)改变。传统的医疗电子病历软件很大程度是为医院和医生的计费目的来设计的,这些软件擅长于抓取病历中医生的服务项目从而达到收费的目的。这种“多劳多得”的利益驱动,从而间接推动了美国医疗费用的进一步膨胀。虽然绩效付酬是否真正有效还存在一定争议,然而其正面作用已经得到一定的证实,如果这种模式能够持续铺开,医师、医院能够真正贯彻按为病人提供的“价值”而非医疗服务量获得报酬,那么这些制度上的再设计和医生激励机制的变革,就可能更加促进医疗信息技术真正发挥其控费和促进医疗安全的作用。同时,医疗信息系统也必须改进其设计模式来反映医疗服务付费模式的变化,与时俱进,相辅相成。

  提高医疗信息技术对医疗服务提供者的易用性

  市场上电子病历软件的鱼龙混杂,很多医生/医院对有些软件的易用性颇有微词。一个设计存在缺陷的电子病历系统不仅不能帮助医生照顾病人,还会在很大程度上妨碍医生的工作,影响医疗安全。美国很多机构包括AHRQ(美国卫生保健质量和研究署)和IOM(美国国家医学院)等等都对医疗信息技术对病人安全的影响进行着深入研究,并且积极参与医疗政策制订。最近IOM向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HHS)建议让医生和其他医疗服务提供者可以非惩罚性举报他们使用的电子病历系统存在的缺陷、问题以及对医疗服务产生的影响,同时强制要求医疗信息技术提供商披露自己软件的缺陷,从而促进他们及时改进软件系统,加强医疗安全。

 

  如果能够从以上几个方面对美国医疗信息技术做出全面的改进和再设计,医疗信息技术对美国医疗费用的控制,以及对医疗质量的提高都有很大可能像兰德公司所预计的一样,更上一个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