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想象到吗?到医院看病不需要在窗口排长队,甚至不用带医保卡,只要用手机轻松刷下脸,系统就会主动识别你的身份,随时随地都能完成缴费。

    没错,这不是梦想!是现实!

    3月27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在全国首推“人脸识别”医保支付,今后患者家里也能完成看病缴费,就医流程将变得更加安全、快捷。

    中国的商业保险一直苦于无法对医疗服务提供方进行监督,没有办法控制过度医疗、欺诈、不合理治疗造成的医疗浪费。由于商业保险量较小,而服务方处于绝对的量的优势,无论是议价还是支付规则上,最终只能从用户的行为和风险管理上进行干预,没有办法影响到医疗服务方的行为。

    在分级诊疗的政策推动和市场需求的高涨下,体制外基础医疗将改变日益边缘化的困境,在某个特定的目标性市场率先获得突破。但如何判断未来的发展趋势,体制外基础医疗面临什么样的市场挑战,如何快速突破并占领市场?Latitude Health将在4月底正式推出《体制外基础医疗的趋势变革》报告,详细分析并解读当前体制外基础医疗所面临的问题,并对未来体制外基础医疗市场做出展望和市场规模预测。

    如果说医生知道什么,那就是分析医学数据!

    事实上,整个专业的发展基础是根据经验来了解病因和治疗功效。虽然出色的灵感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例如青霉素的发现),然而大部分医疗成果仍来自对数据的分析和理解,进而得出改进健康的结论。

    新年以来,美国医疗行业遭受勒索软件攻击事件已经有所增加。美国国会电脑系统安全中心负责人克利福德纽曼称,这样的网络攻击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勒索软件通常不会锁定具体的攻击对象,但是会通过病毒、链接、电子邮件附件等形式来攻击医疗机构的网站。

    控制医疗费用是全球性的难题,其不确定性和操作难点表现难以对费用控制的效果进行量化。一方面,一些方式从长远看起来似乎是有利的,但这些方法很难被最终转化为数字,证明控制费用是否有效,以及有效的程度。而另一方面,一些表面上看起来立竿见影的控费措施,其长远效果亦是难以简单量化的,许多复杂的因素将互相牵扯,最终导致一部分费用升高而一部分费用降低,降低和升高的比例又是不确定的。

    自去年“健康中国”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起,国家层面关于中医药发展的政策利好频现。酝酿30多年的中医药法亦迈入立法程序,目前该法草案正处于审议阶段。

    在全国人大代表、亚宝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亚宝药业”,600351.SH)董事长任武贤看来,报告中的这11个字,字字千斤,令人振奋。

    医疗服务的创新,除了在技术上的可靠,最关键的恐怕就是要找到合适的支付方。国内,在远程医疗、互联网医疗等医疗技术创新上言必称美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商业保险制度的发达,这保证了患者能在享受先进技术的同时不必过度担心支付问题。

    然而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保险公司的这只“大腿”岂是这么好抱的?要知道,“大腿”也是有厚此薄彼的偏好的。

    最近,各大媒体都在报道医院号贩子的事情,各地的卫计委也纷纷发力,发出各种大招打击号贩子。在打击号贩子这件事上,无论是媒体,政府相关部门,医疗机构,医生还是普通老百姓,大家是同仇敌忾,口径一致,行动一致,打个漂亮的胜仗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打击了号贩子,好专家的挂号难问题就解决了吗?你就能保证过了风头以后号贩子不会死灰复燃吗?打击号贩子看上去像是一个技术问题,其实背后更多的制度问题和体制问题,值得我们反思。

    近日,福布斯率先披露了美国互联网健康险公司Oscar Health获得了高达4亿美元的投资,由 Fidelity(富达)领投,投资完成后Oscar Health估值高达27亿美元。这一融资规模和估值刷新了市场的期预。

    作为一家成立不到4年、以互联网为卖点的健康险公司, Oscar Health的营收增长较快和会员规模成长迅速,从2015年初的1.7万人增加到2016年初的14.5万人,公司预计到2021年,会员数将超过百万。这既符合互联网高增长的特征,也满足了资本对增长的预期,成为热门的投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