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服务的创新,除了在技术上的可靠,最关键的恐怕就是要找到合适的支付方。国内,在远程医疗、互联网医疗等医疗技术创新上言必称美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商业保险制度的发达,这保证了患者能在享受先进技术的同时不必过度担心支付问题。

    然而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保险公司的这只“大腿”岂是这么好抱的?要知道,“大腿”也是有厚此薄彼的偏好的。

    最近,各大媒体都在报道医院号贩子的事情,各地的卫计委也纷纷发力,发出各种大招打击号贩子。在打击号贩子这件事上,无论是媒体,政府相关部门,医疗机构,医生还是普通老百姓,大家是同仇敌忾,口径一致,行动一致,打个漂亮的胜仗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打击了号贩子,好专家的挂号难问题就解决了吗?你就能保证过了风头以后号贩子不会死灰复燃吗?打击号贩子看上去像是一个技术问题,其实背后更多的制度问题和体制问题,值得我们反思。

    近日,福布斯率先披露了美国互联网健康险公司Oscar Health获得了高达4亿美元的投资,由 Fidelity(富达)领投,投资完成后Oscar Health估值高达27亿美元。这一融资规模和估值刷新了市场的期预。

    作为一家成立不到4年、以互联网为卖点的健康险公司, Oscar Health的营收增长较快和会员规模成长迅速,从2015年初的1.7万人增加到2016年初的14.5万人,公司预计到2021年,会员数将超过百万。这既符合互联网高增长的特征,也满足了资本对增长的预期,成为热门的投资对象。

      技术倒逼改革,市场用选择投票,先进的淘汰陈旧的,发达的取代落后的,这已经成为发展规律。可这种规律如今却常常受到既得利益集团的强大阻挠,使代表着“先进生产力”的改革创新被打压——前有得到市场追捧的快车遭到压制,现有受到消费者欢迎、可能终结假药和高价药的药品电子监管码受到了药店的抵制,面临被取消的危机。

    年前,一个东北女孩怒斥医院号贩子的视频,将医院黄牛号这一老话题再次带到大众视野,在多方力量的推动下,近期北京市卫计委出台了一系列整改措施。

    与往常不同,此次从制度层面上的调整对现有挂号体系以及伴随而来的医疗资源分配将带来更加深刻的影响。

   

    先说说最悲催的阿里巴巴,终于扛不住医药行业的集体抗议,挣扎再三还是放弃了它最核心的资产——药品电子监管码的运营权。阿里健康作为它在医疗领域的独生子,从2014年高调的开场就一直不顺,去年亏了近2亿不说,医蝶谷、云医院等医疗业务都是不温不火、差强人意。让人唯一记住就是创始人曾高调宣布要“让医院倒闭,让医生失业”,差点得罪了整个医疗行业。

    春节过后,和挂号有关的两件事引发出种种消息和讨论。第一件是北京同仁医院知名专业普通门诊“零限号”。另一件是北京市出台了年内市属三级医院取消现场挂号的政策。也就是说,今后除急诊之外,全部号源通过预约或转诊放号,取消现场挂号。

      其实50多年前,在缺少现代信息技术支持的情况下,北京同仁医院等顶级医院已经在实行非预约人不诊制度,分时预约可以精确到小时。 50多年后,同仁医院采取“普通号不限号”的手段,重建分级诊疗与预约制度。 

      当创新成为了时代的主题,IT解决方案的创新概念也成为时尚,更成为企业潜在投资价值方向。2015年, 医疗IT解决方案也不断涌现出新的应用,如:以掌上医院App或微信应用为热点的移动医疗、以云技术为主题的医院信息化基础平台等。创新固然很重要,但要明确认识到:创新,不仅是为了公司的增值和对股东的交待,更重要的是,让客户满意。

互联网公司纷纷投入医疗领域……

体制内踏实准备, 从互联互通开始,为国家人口健康大战略打好基础……

医院正处于从应用中心向数据中心转型的完美转身进程中…… 

刚刚过去的2015,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 也是为“十三五”的开局制定方向找准目标的准备之年。

    在过去的一年中,信息化发展对卫生计生事业的影响显得尤为重要。这点可以从信息化自身发展呈现出泛在化、可视化、智能化三个显著特点看到。具备这三大特点的信息技术的运用,在未来不仅能够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匀、医疗服务可及性差、医疗服务效率不高、医疗服务质量参差不齐、医疗费用增长过快等问题,并且必将对引领公共卫生、医疗服务、医疗保障、药品供应保障、综合卫生管理的创新发展起到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