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运营商正在各地密集地建设大数据或云计算中心。据有关数据显示,仅中国电信一家的数据中心数量就超过330个,占全国50%以上的份额。笔者以为,目前的所谓“云计算中心”已经背离了“云计算”的本质,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现象极其严重。云计算的本质与核心是数据、软件和服务,而不仅仅是硬件和数据中心,云计算绝不等同于遍地建设数据中心。

      长期以来,我国医疗基本保障实行的是属地管理。由于利益难平衡、统筹层次低,各省份之间信息联通不畅,医保结算“全国漫游”受到制约,困扰着农民工、随子女异地定居老人及异地求医患者等人群。解决医保异地报销难题,需要加强政策整合、信息互通,最重要的是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只有从国家层面上衔接、完善和统一有关的医保政策,打破现有医保制度条块分割的局面,消解地方之间的利益冲突,医保“全国漫游”方能早日实现。

         

      当前,多地城乡居民医保整合实施方案尚未出台,各方关注的核心依然是管理权归属。面临着诸如“官办部分”、“经办能力不足”;医疗机构行为转变;医保与医疗之间仍有鸿沟等问题。如果从我国基本医保制度的完善和长远发展来看,无论花落谁家,整合后的城乡居民医保都面临基金压力、经办能力和推动“三医联动”的现实考验。

     近日,浙江提出并探索的医学人才下沉、城市医院下沉和县域服务能力提升、群众满意率提升的“双下沉、两提升”做法,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这种政府主导的系统顶层设计加上强有力的行政命令推动,是较短时间内取得阶段性进展的重要原因。但是,这种模式依赖省级政府层面的强力推动和县级政府的积极配合,所以,浙江的医改成效急需独立第三方的科学评估,其后方可得出是否可在其他地区推广或借鉴的评价结果。

    你能想象到吗?到医院看病不需要在窗口排长队,甚至不用带医保卡,只要用手机轻松刷下脸,系统就会主动识别你的身份,随时随地都能完成缴费。

    没错,这不是梦想!是现实!

    3月27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在全国首推“人脸识别”医保支付,今后患者家里也能完成看病缴费,就医流程将变得更加安全、快捷。

    中国的商业保险一直苦于无法对医疗服务提供方进行监督,没有办法控制过度医疗、欺诈、不合理治疗造成的医疗浪费。由于商业保险量较小,而服务方处于绝对的量的优势,无论是议价还是支付规则上,最终只能从用户的行为和风险管理上进行干预,没有办法影响到医疗服务方的行为。

    在分级诊疗的政策推动和市场需求的高涨下,体制外基础医疗将改变日益边缘化的困境,在某个特定的目标性市场率先获得突破。但如何判断未来的发展趋势,体制外基础医疗面临什么样的市场挑战,如何快速突破并占领市场?Latitude Health将在4月底正式推出《体制外基础医疗的趋势变革》报告,详细分析并解读当前体制外基础医疗所面临的问题,并对未来体制外基础医疗市场做出展望和市场规模预测。

    如果说医生知道什么,那就是分析医学数据!

    事实上,整个专业的发展基础是根据经验来了解病因和治疗功效。虽然出色的灵感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例如青霉素的发现),然而大部分医疗成果仍来自对数据的分析和理解,进而得出改进健康的结论。

    新年以来,美国医疗行业遭受勒索软件攻击事件已经有所增加。美国国会电脑系统安全中心负责人克利福德纽曼称,这样的网络攻击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勒索软件通常不会锁定具体的攻击对象,但是会通过病毒、链接、电子邮件附件等形式来攻击医疗机构的网站。

    控制医疗费用是全球性的难题,其不确定性和操作难点表现难以对费用控制的效果进行量化。一方面,一些方式从长远看起来似乎是有利的,但这些方法很难被最终转化为数字,证明控制费用是否有效,以及有效的程度。而另一方面,一些表面上看起来立竿见影的控费措施,其长远效果亦是难以简单量化的,许多复杂的因素将互相牵扯,最终导致一部分费用升高而一部分费用降低,降低和升高的比例又是不确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