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在文卫平副院长亲自主抓下,启动了以互操作性HIE平台为核心的全院信息化建设和改造项目。建设伊始,文副院长就十分明确地强调,信息化建设的目的是要切实提升医护人员和管理层的服务水平,进而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经过20多年的传承、借鉴、创新和发展,邵医除了依靠医疗技术和实力,更重要的是通过人文建设赢得患者的信赖、员工的支持以及同行的称赞。以患者为中心或许是邵医“一出生”就传承下来的精神核心,也是邵医一直坚持做的事情。邵医信息化建设的历程体现着其对人文建设锲而不舍精神。

      完美主义在医学领域是违背自然之理,自然原本不完美,人体本身不完美。近年来,人们日趋认识到完美主义的诸多弊端,包括健康领域可促成诸多疾病的高发。很多患者正是因为过度追求完美,才陷入疾苦的泥潭,甚至于激化医患矛盾。追求医疗完美的要害在于三大错误假设:科学至上说;医学等同科学说;完美主义说。

  十年前读张五常的《经济解释》,中间有一段大力质疑“劣币驱除良币”理论,并且现身说法讲述了自己儿时经历国民党在大陆溃败时发行金圆券的例子:当金圆券一路狂泻成废纸的时候,市面上能买到东西的货币是硬邦邦的美元,这不是明摆着“良币驱除劣币“吗?想想也对,经历过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人对出租车司机和友谊商店收外汇券、不收等面值人民币的傲娇态度应该还有印象。

   中国医院信息化已过而立之年,早已告别单机拥抱网络的时代,随着临床信息系统的快速发展,电子病历应用愈发深入,云(云计算)大(大数据)物(物联网)移(移动互联网)新技术的应用也越来越广泛。说这些不是回顾历史,展望未来,而是可以看出现在医院切换系统的难度已经越来越大。

       此次医疗服务价格的调整,是要进一步发挥价格杠杆的作用,更好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利用市场机制引导医疗机构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供给,提升供给质量,更好地满足患者多元化的医疗服务需求。但这并不意味着医疗机构对于医疗服务价格可以随心所欲,甚至胡乱涨价。

     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加速让移动医疗行业迎来利好。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促进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中指出,将建立健全健康医疗大数据开放、保护等法规制度;到2017年底,基本形成跨部门健康医疗数据资源共享共用格局。业内人士预测,网售处方药将在2018年迎来解禁曙光。

     最近一段时间,又有专家学者们在争论医改究竟应该靠市场还是靠政府?这也是“新医改”之初,政界和学界争论的大问题。然而,如果我们从迄今为止“新医改”的结果看,靠政府和靠市场,最后的结果似乎并没有很大的区别。实际上都会因“特殊国情”而导致恶果--把利润最大化当作医疗服务追求的目标。新医改多年,我们看到的是,建立在“纯粹竞争”基础上的理想化市场至少在医疗卫生领域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大型医院逐步取消门诊这一消息传出,线上线下、业内业外热议不断。不少业界人士认为,这是大势所趋;但对此感到疑虑者亦不在少数。有人算了一笔账,以广州为例,据广州市卫计委公布的数据,2014年医院门诊次均看病费用250.7元,三级医院的费用比平均数只高不低,按照日均门诊量一万人次计算,取消门诊后医院每日至少减收250万元,这意味着大医院将失去一个重要的收益来源。

      政府作为医疗费用的支付方,同时也作为医疗机构的监管者,怎样通过激励手段引导医疗机构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从而与支付方达成共同目标——控费并执行这一目标,一直是一个非常棘手但又关键的问题。要分析这一问题有三个方面需要考虑: 激励的方式,考核的标准,以及最终的目标和长期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