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双十二”活动那天,浙江省中医院的医保移动支付App悄然上线了。尽管只面向本院职工开放,但在医保移动支付的道路上,我们毕竟迈出了第一步。

  年关将近,新医改动作频频,中小型流通企业或要另谋出路,而智慧医疗、医药电商则能笑着过年。

  项目立项、制定项目章程、识别干系人、工作任务分解、制定实施计划、召开项目启动会、系统培训、基础字典准备、需求管理、路演直至项目上线,而这些重大里程碑只是两万五千里长征的结束。

  也许有人会说:现在的公立医院每天人满为患、一号难求,哪有功夫关心外部因素?嗯,尼安德特人当初也认为山上有打不完的猎物,一群羸弱矮小、装神弄鬼的智人成不了大气候。

  又到年终,医疗IT领域好事连连,网传国家层面计划2017年实现异地医保联网结算,暂且不管是否真能实现,但对每一个受益个人而言,总是利好消息,也实实在在感受到了政府部门在不断地探索和努力。

       2016年尚未结束,不少云计算厂商已经开始积极表功。不同于创业者在直播、VR等领域热闹,虽然国内外云计算领域出现了UCloud、Salesforce等知名创业公司,可回顾整个2016年,云计算市场更像是一场巨头之间的战场。

       在电视纪录片《人间世》中,瑞金医院占了三期,开场的第一期就是展示瑞金医院三个并不完美的诊疗病人,正是这种不完美的诊疗的经过,让我们能够追本溯源探究临床医疗本质:医疗本身就是一门有缺憾的艺术。

       路演成功,下一步即要系统上线。上线前,先做项目上线Checklist。检查完毕,综合评估具备上线条件后要首先制定上线计划和应急方案。以上线门诊系统为例,一般切换门诊系统。上线方案则主要包含准备工作、系统上线人员保障、应急方案三个方面。

       2016年10月中旬,参加北大医疗CIO课程班毕业典礼,作为班副的我代表同学们作了简单发言,期间提到个人的一些经历和所见所思,那就是IT在医院的地位和作用——是支撑医院发展,还是引领医院发展?这也是我在医院竞聘提问环节院领导提出的一个问题。

        在数据发现和利用这个问题上,大数据技术的思路和传统技术有一点本质的差别,后者倾向于先完成数据标化再做数据集中和利用,前者的思路是先集中关联再做标化和利用。而且由于在标化过程中利用加标签的方式,一方面避免对原生数据的修改,另外一方面保持随时增加标化维度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