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2018年医改关键词,医疗控费力度不断加强。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已于4月底总结评估完毕并进入整改阶段,按病种付费正在全国推广,药品耗材购销“两票制”方案密集落地。向药品耗材大规模“开刀”也成为发力点,不少地方提出“历史采购最低价”甚至“全国最低价”。(6月6日《经济参考报》)

尽可能缩小公保与私保间的差距,让两者同时以效益更高的方式服务于民,医保才有可能全方位守护民众健康。

政府和学者研究医疗卫生体制,归根结底是为了老百姓看病的事儿。经济发展,财政投入,社会再分配,都是改善医疗的途径;医疗可及性、居民看病负担的变化,则是实在的结果和成效。

互联网对医疗行业的改革和颠覆在过去近十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来自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09年到2017年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从2亿元激增至325亿元,复合增速高达89%。

一般而言,登顶珠峰有两条主要路线,一条是南坡,一条是北坡。南坡需要穿越一段垂直的“昆布冰川”,环境险恶,但路径短、攀爬速度相对快;而由中国登山队员开拓的北坡,虽然极险地带不多,但漫长的路径和艰难的自然条件,极大考验登山者的身心韧性。从行业的切入路径来看,平安好医生和微医的模式选择像极了两位路径不同的珠峰征服者。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给人们生活带来了很多便利,越来越受到人们关注。

人工智能和中医这两个话题,看起来似乎是八杆子打不着,但它们又有一个诡异的共同点——这两个已经成为互联网上极其火爆的引战话题。在每天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口水仗中,支持者和反对者各成阵营,唾沫星子漫天飞舞,却很难再用讲道理的办法拉拢敌方阵营。

我们生活在一个隐私在大街上裸奔的时代。

日前,李克强总理在视察、调研中指出,要积极发展“互联网+医疗”,医卫部门要发掘优质医疗资源的潜能,让好医生在中西部基层也能“触屏可及”。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始建于1934年,是一所集医疗、教学、科研、预防、保健和社区卫生服务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曾先后荣获“全国文明单位”、“全国百佳医院”、“全国五·一劳动奖状”、“全国卫生系统先进集体”、“全国十大百姓放心医院”等荣誉称号,是“中国医院竞争力·顶级医院100强”。医院编制床位2700张,另设有2所分院、1个直属院区,现有职工5000余人,拥有医学博士、硕士973名,教授、副教授159名,博士生导师、硕士生导师128名。年门诊诊疗人数220万余人次,出院患者15万余人次,手术8万余例。拥有5个国家级重点专科、40个自治区重点专科,5个国家及自治区级医学中心、10个自治区级医学研究所、18个自治区级医学质量控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