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的远程医疗中心通常承担远程会诊或远程教学功能。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一定需求,如上下级医院/科室会诊,病例教学等。随着互联网 时代的到来,是时候思考如何建立真正意义上的远程医疗项目—远程医疗中心了。那么,如何建立? 是否有借鉴可参考?

  8月15日,在 “第十三届中国心脑医学大会”的“聚焦数字,畅想医疗”交流会上,专家认为,精准医疗离不开大数据,大数据时代下的“互联网+”对传统医疗行业的改变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但医疗大数据仍面临数据有效整合、数据有效信息挖掘等亟待解决的问题。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刘帆表示,用移动医疗的技术手段来跟踪患者的病情,就是当下解决健康问题的新趋势。

  忽如一夜春风来,互联网+成为了各行各业最热衷的概念。尽管对互联网+的理解还众说纷纭,但其作为一种大趋势已经是毋庸置疑的定论。作为许多人眼中的行业变革“深水区”,传统医院该如何借着互联网+的大潮,实现一次大幅度的跨越?

  大数据、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已成为医疗服务模式转变的重要推动力。然而,没有标准化的医疗信息仍无法在医院间、地域间流转,这已成为“互联网+医疗”必须面对的问题。在日前举行的首届海峡医疗信息标准与移动健康研讨会上,两岸专家在医疗信息标准化问题上分享了各自经验和看法。

 

  医联体是将同一个区域内的医疗资源整合在一起,由一所三级医院,联合若干所二级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组成,目的是引导患者分层次有序就医,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医联体是落实卫生事业政策、“倒逼”新制度、形成新机制、实现区域医疗协同的探索模式。可以说,医联体的提出是政府与医疗卫生行业面向医改难题又一次挥出的“利剑”。

  前些日子微信上风传一个消息,国家新医政策改下一步要把重大疾病保险作为一个强制保险推行,类似于已经执行多年的“交强险”的做法。

  在新医改步入深水区的今天,这样有创意的想法倒是确实可以博君一笑。因为,重大疾病保险作为商业保险的一个产品卖得如火如荼,但是毕竟是个“疾病保险”而非“医疗保险”。

  如果从当年众邦和军惠的HIS起步算起,医院信息化走过了20年,经历了从无到有,从HIS的单打独斗,到LIS、PACS、EMR、PIS的群雄崛起。诸侯争霸10数年,近来被各种平台一统江山。工程师们刚喘口气儿,蓦然回首,发现还有那么多隐于临床科室的小诸侯——中国各大医院独具特色的科研系统。在医技科室的信息孤岛被我们一一攻克的今天,科研系统的大统一的时代是否也来临了呢?

  一天,正捧着刚履新不久的苹果6,一朋友大呼,“还不赶快把手机扔了!”为嘛?朋友拿我手机迅速打开了iOS隐秘功能,让我惊愕不已。原来,在我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它已经将我很多隐私数据记录下来,并根据貌似不相干的数据分析出你家在哪儿,单位在哪儿等等,据说此数据可能还同步到不知所云的云端……换安卓?没用!在互联网时代,即使你在深山老林,只要你“触网”,你一切的信息就像在“裸奔”。互联网,智能手机成就了便捷生活的同时,也让个人信息毫无隐私可言。

  互联网医疗也搞得风风火火,但患者隐私安全是否能保障?更重要的诊疗数据是否安全?在这个问题得到有说服力的保障之前,医院的高墙有必要添砖加瓦,城门紧闭。

  虚拟化一直是个热门话题,无论是论坛还是微信群,任何一个关于虚拟化的问题都能引起大波澜。相比传统物理服务器群,虚拟服务器技术无论是在绿色节能、节省机房空间、服务器部署速度上,还是资源共享和容灾备份等方面,都有其卓越的优势,虚拟化是大势所趋,不容置疑。但万事有利必有弊,我们是否应该思考一下虚拟化建设和使用过程中的挑战和问题呢?

  医学影像存储和传输系统(Picture Archiving and Communication System,PACS)是近年来随着数字成像技术、计算机技术和网络技术的进步而迅速发展起来的。旨在全面解决医学图像的获取、显示、处理、存贮、传输和管理的综合系统。随着医院信息化水平的不断提高,PACS与放射信息系统(Radiology Information System,RIS) 的应用,使数字化阅片和影像信息的共享成为可能,与医院其他系统配合,能规范医院工作流程,提高医疗工作效率。目前,从我国大型医院的现状来看,医院新增设备和患者检查量的增加,PACS/RIS面临严峻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