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培养人工智能人才时,不能直接在现有专业知识体系中培养人工智能专业化人才,因为人工智能知识体系与计算机、控制、数学、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等领域关联,应围绕人工智能内涵本质进行知识体系建设,以培养高素质专业化人才。

“人工智能在外行看起来有力而魔幻,比起技术布道者各种鼓吹,真正的从业者们都保持非常克制的乐观。”在丁香园近日的一次内部会议上,CEO张进谈了谈关于医疗人工智能的12点看法,总结成一句话是“前路坎坷,仍值得行走,但勿盲目乐观。”

当下,商业健康险的市场正在加速增长。此前安永和太保安联健康险联合发布《中国商业健康险白皮书》显示,2013年-2017年中国保险市场原保费收入复合增长率整体增速为20.7%。其中,健康险增速为40.6%,远高于其他险种。同时,普通民众对于商业健康险的认知、购买意愿也有了很大提升。今年10月,支付宝推出的会员大病互助计划“相互保”,仅上线3天,参与人数突破330万。近几年,众安保险的“尊享e生”、微医保这类百万医疗险推出后则迅速变为“网红”保险。

 近日,一份《赣州市医疗机构“不满意就退费”工作实施方案(试行)》的征求意见稿引发网络热议。这份草拟稿规定:患者在接受诊疗服务过程中,对试点医院提供的门诊、住院、医疗后勤保障等就医环节中的某一项服务若有不满意的,可向院方进行投诉,并按相关规定对该项服务不满意申请退费。经医院核实确定无误后,即可退还当日该医疗服务项目的服务性费用。对此,赣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确实存在该方案,目前方案仍在该市医疗系统内部征求意见阶段,并未最终定稿,文件的流出系内部人员所为。(11月21日《中国青年报》)

明星经纪人大家听多了,“ 医生经纪人”这个词可能还比较新鲜。有人说医疗机构做得好不好,一看有没有好的医生,二看有没有好的科室,不无道理。随着医疗行业日新月异的发展,医生个人ip对于医疗机构的影响越来越大。医生个人ip离不开包装策划,而医生除本身工作繁忙外,还得处理种种关系,如和医院之间的关系、和患者之间的关系,很多时候,医生无暇于自己的个人品牌建设,这时候“医生经纪人”就很有必要了。

近日,国家卫健委官方网站发布《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2018—2020年)考核指标的通知》,分别对医疗机构和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提出不同的考核指标。

相信很多人在看病时一定碰到过这个现象:换院就诊时,接诊医生草草地看下先前其他医院的检查报告或者影像资料,然后说,为了进一步诊断病情,这些检查必须要在本院重新检查一次,先前外院的检查报告只作为参考。很多病人要重复进行抽血化验、CT或者核磁共振等检查。几乎同个时间段内进行同项检查,消耗了大量医疗资源不说,多次的重复检查会否耽误病情、病人会否造成二度医源性损伤等问题,广受关注。

如何在大数据时代,为医疗行业信息安全保驾护航,将成为一个国家乃至每一个医疗行业信息安全保卫战士需要坚守的重要任务。

“如果把我国医疗系统看成“金字塔”结构,加强“塔体”建设是仍然需要努力的方向。”图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接受新华网专访。

作为数字化解决方案领导者,紫光旗下新华三集团(以下简称“新华三”)长期服务医疗信息化建设。如何为新医改提供创新技术支撑,推动制度愿景尽快成为现实,是新华三在医疗信息化领域的首要任务。图为受访人新华三医疗系统部总监于志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