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和家人吃了一次盒马鲜生的小龙虾,浅层次体验了一遍阿里所谓的新零售模式。虽有心理预期,仍感觉十分震撼!抛开医疗服务和零售业态的底层差异,打开心扉思考“新零售”的创新对“新医疗健康”应该有哪些启发?

作为2018年医改关键词,医疗控费力度不断加强。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已于4月底总结评估完毕并进入整改阶段,按病种付费正在全国推广,药品耗材购销“两票制”方案密集落地。向药品耗材大规模“开刀”也成为发力点,不少地方提出“历史采购最低价”甚至“全国最低价”。(6月6日《经济参考报》)

尽可能缩小公保与私保间的差距,让两者同时以效益更高的方式服务于民,医保才有可能全方位守护民众健康。

政府和学者研究医疗卫生体制,归根结底是为了老百姓看病的事儿。经济发展,财政投入,社会再分配,都是改善医疗的途径;医疗可及性、居民看病负担的变化,则是实在的结果和成效。

互联网对医疗行业的改革和颠覆在过去近十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来自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09年到2017年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从2亿元激增至325亿元,复合增速高达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