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互联网医疗发展遇到越来越多的挑战,特别是陌生医患关系为主的模式在线上无法大规模地展开,越来越多的项目偏向熟人医患关系。但在分级诊疗没有实质性发展和支付刚性约束匮乏的前提下,线下熟人医患体系的构建还远未展开,意图通过线上来撬动熟人医患并非易事。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带动很多新技术被逐步应用在医疗设备上,设备的智能化成为医疗器械发展的重要方向。伴随着新一轮医改,我国医疗设备发展已步入新的高峰期,智能化医疗设备也将更加普及;同时,由于智能化医疗设备大多是基于互联网,互联网所存在的安全隐患同样也存在于这些医疗设备中。如果不进行严格管理,将会给医疗机构和患者造成损失和伤害。因此,在智能化医疗设备的发展过程中,只有采取有针对性的防护措施和管理策略,才能不断提升医疗设备的安全性。

  鉴于美国在医疗数字化具体实施方面未达到兰德公司所预期的标准,所以医疗数字化对美国医疗费用的抑制和医疗质量的提高作用有限。那么在未来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解决这一重大问题呢?美国需要从四个主要方面去制定改革策略来保证医疗数字化在美国能够成功铺开,并且真正发挥其最大的作用。

  长期以来,英国一直以拥有国民健康服务体系(NHS)为荣,NHS一定程度上也是英国的国家名片之一。NHS体系为全体英国人提供免费医疗服务,这也是英国人引以为豪的地方。作为西方医疗卫生制度体系的两个典型代表,英国的免费医疗与美国的市场化特点形成鲜明对照。然而在数字健康创业风生水起的今天,NHS却不知不觉成了移动医疗创业的最大羁绊。这是怎么回事呢?近日,彭博新闻社刊文进行了分析解读。

  美国的医疗健康领域现今正处于混乱时期。媒体已经大量的报道过,美国在医疗健康服务体系方面的投入巨大,然而却收效甚微。幸运的是,得益于该市场的利润对美国GDP高达17%的贡献率,不少创业公司对医疗健康产业都极为感兴趣。来自医疗健康产业外的许多创业者们都给当前医疗体系所面临的问题带来了全新的观点,并开发了许多创新的“移动医疗APP”,而这些APP都在FDA的管辖范围内。

  然而不幸的是,即使是像谷歌这样实力雄厚的投资者,都对医疗健康产业如此复杂的监管感到失望和沮丧。那么问题就来了:创业者们应该如何应对?说的再具体点就是,这些企业家们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选择:到底是遵循这些监管规则呢还是迅速在市场上建立属于自己的品牌和消费群体,来避免日后监管给他们带来的一系列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