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重庆公立医院体制改革最大的PPP项目在巴南区正式签约,根据协议,负责托管市七院的重庆市万家燕投资公司将累计投入4亿元,将市七院打造成三甲医院。根据协议,万家燕公司将在2017年6月30日前向市七院投入4亿元,其中首期1亿元已经到位,主要用于市七院新办公楼建设,购置新设施设备,以及偿还部分历史债务,到2023年,将把市七院打造成覆盖巴南全域、辐射主城的三甲综合性医院。

  远程医疗、洛阳居民健康卡、网络医院……如今,“互联网+医疗”正在悄然流行,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便利。洛阳市“互联网+医疗”进展如何?给市民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实施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问题?近日,记者连续走访了洛阳市多家医院,深深感受到远程医疗、网络医院正在洛阳的发展。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19日在广州 “呛声” 广东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他表示全世界的公立医院最公益的体现,就是医务人员的工资全部由政府“买单”,但目前中国内地没做到,“这个不改革,其他(指改革)都是假的。”你怎么看他这个观点?

  经济学家胡释之在接受”凤凰网财知道“采访时认为:钟南山是个好医生,但他的上述观点表明他对于社会经济问题是个门外汉。他开的这个药方,不是改革,而是向旧体制倒退,不是化解问题,而是制造和加剧问题。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4年,医药电商市场规模达46亿元,与医药行业2400亿元的规模相比差距较大;预计2015年,医药电商规模将达68亿元。前段时期,莆田系医疗商一度因互联网广告推广问题,站上风口浪尖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如今,莆田系和“互联网+”的那些事又进入新一季。

  8月20日,记者从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执行会长、普天药械交易网总裁吴曦东处获悉,莆田系医疗获得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颁发的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A证。对此,业内有观点认为,这无疑是莆田系抱团转型升级的重要一步。目前,国内互联网药品交易处于起步阶段,无论是政策扶持,还是企业发展仍有发展和完善的空间,莆田系医疗商在线下市场经营多年,应已具有一定渠道优势。

  就当前较为火热的互联网医疗来看,在经历了过去一年的大规模投资后,大量的项目并没有找到着力点,无法通过烧钱获取用户来增加营收。目前市场正被前期过高的估值所煎熬,现在无论是投资方还是创业者都相对理性。但场外热钱仍在大量涌入,整个市场正上演着三重奏。一方面,前期进入的投资者正在苦苦寻求接盘侠,只要总价还在可承受的范围内,一般还是能找到场外资金接手。另一方面,估值过高的公司已经将投资者和创业者牢牢捆绑,由于总价过于高昂,无论如何讲故事,如果还是不能找到商业化的道路,产生一定规模的营收,资本市场都很难买账。第三,整个一级市场的主流投资公司已经对互联网医疗项目较为谨慎,只通过小规模投资来不断试错。目前中等规模以上投资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发起的,也就是之前并未在医疗行业进行过投资的主体。

  现在的互联网医疗行业整体处于烧钱心慌,不烧钱更难受的状态。为了从当前的困局突围,各家公司纷纷祭出自己的法宝,以图最终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但纵观当前各自所走的道路,已经很难再用传统互联网的思路来给市场提供想象力了,而是需要换一个分析的框架来为互联网医疗做类比了。

  鉴于美国在医疗数字化具体实施方面未达到兰德公司所预期的标准,所以医疗数字化对美国医疗费用的抑制和医疗质量的提高作用有限。那么在未来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解决这一重大问题呢?美国需要从四个主要方面去制定改革策略来保证医疗数字化在美国能够成功铺开,并且真正发挥其最大的作用。

  长期以来,英国一直以拥有国民健康服务体系(NHS)为荣,NHS一定程度上也是英国的国家名片之一。NHS体系为全体英国人提供免费医疗服务,这也是英国人引以为豪的地方。作为西方医疗卫生制度体系的两个典型代表,英国的免费医疗与美国的市场化特点形成鲜明对照。然而在数字健康创业风生水起的今天,NHS却不知不觉成了移动医疗创业的最大羁绊。这是怎么回事呢?近日,彭博新闻社刊文进行了分析解读。

  上海曙光医院19日披露,刚刚结束的国家863计划重大项目“生物大数据开发与利用关键技术研究”项目启动会上,由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高炬教授领衔的课题“心血管疾病与肿瘤疾病中西医临床大数据处理分析与应用研究”项目正式启动。

  医院方面表示,该项目首次对两类重大疾病进行1000万级病人临床数据进行分析研究,首创从大数据角度研究中医药的“证-治-效”评价体系,首创面向临床的中西医大数据平台,首次建立区域性的临床在线辅助决策支持系统。医院方面透露,该课题是整个重大项目中唯一一个具有中医药特色的信息化项目,具有中国医学特色和原创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