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分级诊疗是新一轮医改的重要内容,也是浙江省卫生系统“双下沉、两提升”工程的题中之义。浙江省中医院携手21家医疗机构打造医疗联合体,既致力提高基层医疗机构的技术水平和服务能力,又能缓解大医院诊疗的压力。我们期待此举能够进一步推动城乡基本医疗服务均等化,惠及更多百姓。

  多家“炒号”网站的客服声称能代挂广东省广州市各大医院的专家教授号,费用高达数百上千元,预约一个床位的费用达5000元。(9月10日《新快报》) 一个9元钱的教授号,被代挂网站炒到几百上千元,令号贩子成为众矢之的。但是,以为通过打击号贩子,就能解决挂号难的问题,却未免太过乐观。

  建立全科医生制度,是实现医改目标——强基层、建立分级诊疗体系的重要一环;拥有自己的家庭医生,也是百姓健康中国梦的一部分。但合格的全科医师从哪里来?下到基层是不是干得好?能不能成为基层的“永久牌”?解决这些问题,是圆家庭医生梦的前提条件。在这次年会上,有关“规范化培养的全科医生是否可以扎根基层并充分发挥作用”的辩论,却透露出全科医生对“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的忧虑。在自媒体上,一些人更是对家庭医生梦能否在几年之后实现表示疑虑。

  网上问诊因其具有高效便捷性、成本低廉性、虚拟私密性与信息广泛性,越来越受到网民的青睐。有调查显示,83.2%的网民有过网上问诊经历。“点对点”的网上问诊方式,能否取代“面对面”的常规诊疗?现行法律如何规范互联网医疗?其背后可能隐藏着哪些风险?患者又该如何维权?

  “网上问诊”是指患者通过互联网络平台实现与医生的线上交流,获得医院门诊信息、转诊约号或是对自身病情进行初步问询的过程。主要有以下几种表现形式:一是专门的看病咨询网站或APP移动终端,如“好大夫在线”、“就医助理APP”等;二是部分医疗机构开设的医疗咨询平台,大多由各地民营医院设置;三是医生个人网站或微博,医生通过发帖回帖的方式实现医患“点对点”问答交流;四是网友互助,通过网络互助问答平台如百度知道等,网友表明医生资质与患者进行病情讨论与交流。

  9月16日,北京协和医院发布该院官方App。这款由该院主导研发、掌握自主知识产权的App,在方便预约挂号、保护患者隐私等方面具有强大功能。在该App上,患者通过搜索科室或医生,可查询并预约未来7天北京协和医院所有医生的门诊号,使用支付宝完成在线支付后即预约成功。就诊当日,非北京市医保患者可直接去诊室就诊,北京市医保患者需先到窗口换取医保挂号条后再去就诊。

  日前,经商务部和国资委审核批准,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获得在全国范围内对非公立医疗机构开展行业信用等级评价资质。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郝德明介绍,信用评级将使医疗机构在医疗服务过程中获得有效的信用“身份证”,这不仅成为医疗机构的无形资产,更是其今后不断改进服务和管理能力的动力。

  从基层到县级,从县级再到城市大医院,我国新一轮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正在向更宽更深的层次持续推进。在此过程中,因为屡有开创性举措推出,作为中部欠发达省份之一的安徽省,一直被视作全国医改的“排头兵”。先行者面对复杂形势,在薄弱基础之上坚定推进改革,体现了决心和魄力;面对新的现实情况,勇于对以往的政策作出修正和调整,体现出智慧和勇气。

  根据教育部网站近日发布的《教育部关于推进临床医学、口腔医学及中医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考试招生改革的实施意见》,招生单位将有更大的录取自主权,可自主划定复试分数线;对临床医学类专业学位与医学学术学位硕士研究生,分别设定不同的业务课考试科目;报考临床医学类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的考生可按相关政策调剂到其他专业,报考其他专业的考生不可调剂到临床医学类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