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的一天,e医疗记者在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三街的一栋写字楼里采访了北京倍康宜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红帅。十年前的PACS界高手,“混迹”医疗信息化行业多年,从技术支持到现场实施,从售前营销到售后服务,他自嘲道:“除了财务这个工种,我做遍了乙方能做的所有工种”。2012年10月,他选择加入北京倍康宜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现为倍康副总经理,分管营销,谈及加入这个公司的初衷时,他说:“倍康的土壤适合我。”那么,这是一片怎样的土壤?

  山东省立医院(以下简称“省立医院”)的信息化建设准则可以用“注重实效”来总结。医院十余年来的信息化建设工作与成效重点体现在“便民、医疗、管理和服务”四个方面,其中的重点理念是“服务”。省立医院管善卫副院长在接受e医疗采访时指出:“何为‘感动服务’?就是从头到尾,由始至终的服务,对问题持续跟进,直到解决。服务到医护、患者心里去。”

  2015年8月3日,卫宁软件发布公告称拟使用自有资金1,323万元收购上海好医通健康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医通”)11.70%的股权。

  上海好医通健康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是国内领先的健康健检、健康促进、就医保障和私人保健医生等健康管理服务集成商。通过借鉴国外先进的健康管理理念,整合全国优质的健检和各种医疗保障资源,提供全面的医疗保障和健康管理服务。

  到2020年底,全球远程医疗市场预计将达到342.7亿美元。北美是最大的市场,在全球市场规模中占比将超过40%。根据一项新的市场研究报告“全球远程医疗市场——增长、趋势与预测(2015-2020年)”,远程医疗市场的最大领域是远程病理学,远程放射学,皮肤学和心理学。

      长期以来,特别是在过去五年的分级诊疗体系日益失效的现状下,中国的医疗服务市场正日益呈现碎片化的状态。医疗服务的碎片化对互联网医疗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互联网医疗如果能够推动当前的分级问诊并为诊前、诊中和诊后提供辅助服务,则是顺应市场需求,将获得较快的发展。如果还是依赖于大医院的医生来提供全链条的服务,则只会进一步制造更多的碎片,制约自身的发展。

      健身初公司Apex Resistance and Conditioning发明了一款其联合创始人Adrian Cornish称之为“世上首款可穿戴健身房”的短裤。这款看起来似乎来自未来的裤子配置了橡皮带,名字叫Bionic Resistance Shorts。

  健身裤的松紧带和结实的布料会在用户运动时带来阻力,从而提高用户的健身效果。Cornish和另一联合创始人Nathan Roy 三周前在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创新公园的路易斯安那企业与技术中心发布了这款99.99美元的短裤。现在,他们已经售出约60条裤子。

  患有锁闭综合征(locked-in syndrome)的人总是被被迫将自己与整个外界切断联系,他们或瘫痪、或不能移动不能说话,在大部分情况下,他们能控制的器官只有自己的眼睛。这给许多患者带来了莫大的痛苦。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已经有了新技术可以让这些锁闭综合症患者有了更多自由的机会。

  非典过后,宁波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开始研究规划信息化工作,经过十年多的建设,初步建立起一整套的疾病预防控制(以下简称“疾控”)工作信息化系统。信息技术的应用不但突破了疾控工作的传统模式,也大大提高了疾病的防控效率。

  宁波市疾控信息化建设的特点是基于区域的卫生信息平台的建设——“这是宁波的特色,” 宁波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许国章在接受e医疗采访时说,“以前从地方向国家上报传染病信息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现在宁波市仅需要几秒钟,患者一就诊,他的信息很快就由医院的HIS系统上传到区县平台、到宁波市平台、到国家平台,效率提高了很多。”他详细地向记者介绍了宁波市疾控中心信息化建设的主要发展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