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医院来讲,门诊和住院的差异意味着部门分工和流程制定,例如挂号就诊和入院登记、处方取药和医嘱摆药、先交费后治疗和预交费、实时计费和划价计费,这些工作分别由不同的业务部门负责,业务流程和处理方式大不相同,对于支持这些流程的信息系统来说也有着本质上的差别。301医院使用的“军卫一号”系统,从底层数据结构上区分了门诊和住院,在信息流上走了两条不同的路线。近年来,急诊科考察了一些大型医院的几个案例,这些案例各有特色,有的专注于分诊,有的专注于流水,但是没有一个完整的成熟案例能够满足急诊科的整体需求。由于上述这些原因,促使医院决定自己开发一套急诊系统,这个任务由急诊科和计算机室合作完成。

117日,由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指导,健康报社主办,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国家卫生计生委医疗管理服务指导中心、工信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北京大学医学部、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中国医院协会联合主办,用友医疗卫生信息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用友医疗)参与支持的“2015互联网+健康中国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举行。

  根据埃森哲最新研究结果,使用互联网医疗工具在初级保健上可以使美国医疗系统每年节省10亿美元。其研究人员分析了普通医生的就诊接待情况,包括预防保健诊所,常规的婴儿或儿童的健康检查,以及高血压和糖尿病等其他症状诊治。 研究公司解释说,到2025年,美国有将近3.1万名初级保健医生(primary care physicians)的缺口,但老年患者人群和慢性病患者的数量在不断地增长,因此,互联网医疗产品的应用将给医生们节省更多的时间,诊治更多的患者。埃森哲提出了有望改善方案,优化流程的三个方面:每年一次的患者体检,持续不断地实施患者管理,以及患者的自我护理。

  王杉说互联网医疗暂无成熟商业模式,投资互联网医疗就象买股票。

  前不久一篇旧文《论春雨医生的倒掉》突然在朋友圈传开,引发人们对互联网医疗商业模式的关注与讨论。关于这一点,北大人民医院院长王杉则给出了自己的观点:买股票!而且是当着春雨医生创始人、CEO张锐的面。11月7日,在由财新健康点主办的中美创智对话活动上,王杉和张锐坐上对话席。一个是公立医院院长而且是信息化的大师级人物,一个是互联网医疗创业的典型代表。整场对话可谓“火药味”十足,与会者掌声雷动。

本文汇集医疗、资本、互联网、社科等领域的“大腕”对于互联网医疗的观点,供评头论足。

  “互联网+”到哪个行业都会成为热点,站在互联网的风口,医疗机构将会迎来什么机遇和挑战,“互联网+”到医疗上,该怎么加?前景又如何?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在上海市儿童医院,听于广军院长探讨当医疗遇上互联网后的变与不变。

  随着11月11日这个特殊日期的临近,国内互联网已然像炸开的锅。各路电商平台之间的口岁战、撕X战,看得围观的群众是“高潮迭起”。虽然电商平台都还在沾沾自喜自己能动动嘴皮子就引起巨大轰动,获得最佳营销效果,但从某个角度看,这其实是自双十一购物节以来就慢慢形成的“病态”。而且这种“病态”并不是电商平台独有,反而是能够从中折射出整个中国互联网所存在的“病态”趋势。而且,这种“病态”愈演愈烈,已经积重难返,甚至病入膏肓。如果不能对症下药的话,互联网泡沫再度来袭也并非不可能。

  日前,北京市医院管理局宣布:北京市属22家医院“一站式后勤服务中心”建设全面完成。该中心是北京市医院管理局探索医院后勤管理改革的一项全新举措,医务人员只需拨打一个电话或点击一下鼠标和手机,即可解决院内综合维修、膳食咨询以及应急保洁等后勤服务问题,并可以时时查询事件处置过程并对服务效果进行评价,有效解决了以往后勤保障和服务问题反映涉及部门多、处置效率低、监管不到位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