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市鄞州区在2010年建成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利用平台开展了疾病监测报告、疾病早期监测预警、慢性病管理及科研等工作,数据源头采集、一次录入、资源共享,实现了全区公共卫生网络的“纵向贯通”,被业界称为“鄞州模式”。

  前些日子微信上风传一个消息,国家新医政策改下一步要把重大疾病保险作为一个强制保险推行,类似于已经执行多年的“交强险”的做法。

  在新医改步入深水区的今天,这样有创意的想法倒是确实可以博君一笑。因为,重大疾病保险作为商业保险的一个产品卖得如火如荼,但是毕竟是个“疾病保险”而非“医疗保险”。

  如果从当年众邦和军惠的HIS起步算起,医院信息化走过了20年,经历了从无到有,从HIS的单打独斗,到LIS、PACS、EMR、PIS的群雄崛起。诸侯争霸10数年,近来被各种平台一统江山。工程师们刚喘口气儿,蓦然回首,发现还有那么多隐于临床科室的小诸侯——中国各大医院独具特色的科研系统。在医技科室的信息孤岛被我们一一攻克的今天,科研系统的大统一的时代是否也来临了呢?

  一天,正捧着刚履新不久的苹果6,一朋友大呼,“还不赶快把手机扔了!”为嘛?朋友拿我手机迅速打开了iOS隐秘功能,让我惊愕不已。原来,在我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它已经将我很多隐私数据记录下来,并根据貌似不相干的数据分析出你家在哪儿,单位在哪儿等等,据说此数据可能还同步到不知所云的云端……换安卓?没用!在互联网时代,即使你在深山老林,只要你“触网”,你一切的信息就像在“裸奔”。互联网,智能手机成就了便捷生活的同时,也让个人信息毫无隐私可言。

  互联网医疗也搞得风风火火,但患者隐私安全是否能保障?更重要的诊疗数据是否安全?在这个问题得到有说服力的保障之前,医院的高墙有必要添砖加瓦,城门紧闭。

  虚拟化一直是个热门话题,无论是论坛还是微信群,任何一个关于虚拟化的问题都能引起大波澜。相比传统物理服务器群,虚拟服务器技术无论是在绿色节能、节省机房空间、服务器部署速度上,还是资源共享和容灾备份等方面,都有其卓越的优势,虚拟化是大势所趋,不容置疑。但万事有利必有弊,我们是否应该思考一下虚拟化建设和使用过程中的挑战和问题呢?

  3月28日,由e医疗联合江西省医院协会医学信息管理专业委员会共同举办的“e医疗上饶沙龙”在江西省上饶市成功召开。

  本次沙龙会议主题是 “移动互联网医院建设思考与实践”,会议首先由江西省医院协会医疗信息管理专业委员会秘书齐卫东致开幕辞。他表示,江西省在医疗信息化领域跟国内一些发达地区相比仍是滞后的,非常感谢来自国内在医疗信息化方面有先进建设经验的医院专家们以及HIT厂商的专家们到江西省“传经送宝”,也希望借此机会可以促进江西省医疗信息化建设的健康、快速发展。

  作为社会发展的新动力, “互联网+”已经成为各个行业利用互联网创新模式的核心驱动力。在医疗行业,“互联网+”成为了医疗机构借力互联网创新管理和服务模式的新起点,医疗机构前所未有地利用新方式获得了更多的相关医疗数据。如何在“互联网+”下不断创新管理、服务模式,并将获取的数据更好利用,成为了医疗信息化发展新阶段的核心问题。

  2015年7月3日,由广东省卫生信息网络协会和e医疗共同主办的“‘互联网+’下的新移动医疗与数据利用”沙龙研讨会在广州举办,来自全省的50多位医院信息化专家就“互联网+”新背景下的移动医疗发展和数据利用展开了交流和讨论。

      2015年3月20日,由e医疗主办的本年度第一场沙龙活动“临床大数据利用与安全全攻略——e医疗2015北京沙龙”如期在北京安徽大厦举办。来自北京四十多家医院的五十多位CIO、医生参加了此次沙龙。会议以“临床大数据利用与安全全攻略”为切入点,通过主题演讲、高端对话、互动交流等多种方式,探讨如何实现数据的合理、有效利用,使其更好地服务于医院管理和临床科研。弗戈博达媒体(中国)副总裁/博达医疗总经理陈钧、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信息研究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王映辉分别为会议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