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美国在医疗数字化具体实施方面未达到兰德公司所预期的标准,所以医疗数字化对美国医疗费用的抑制和医疗质量的提高作用有限。那么在未来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解决这一重大问题呢?美国需要从四个主要方面去制定改革策略来保证医疗数字化在美国能够成功铺开,并且真正发挥其最大的作用。

  长期以来,英国一直以拥有国民健康服务体系(NHS)为荣,NHS一定程度上也是英国的国家名片之一。NHS体系为全体英国人提供免费医疗服务,这也是英国人引以为豪的地方。作为西方医疗卫生制度体系的两个典型代表,英国的免费医疗与美国的市场化特点形成鲜明对照。然而在数字健康创业风生水起的今天,NHS却不知不觉成了移动医疗创业的最大羁绊。这是怎么回事呢?近日,彭博新闻社刊文进行了分析解读。

  上海曙光医院19日披露,刚刚结束的国家863计划重大项目“生物大数据开发与利用关键技术研究”项目启动会上,由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高炬教授领衔的课题“心血管疾病与肿瘤疾病中西医临床大数据处理分析与应用研究”项目正式启动。

  医院方面表示,该项目首次对两类重大疾病进行1000万级病人临床数据进行分析研究,首创从大数据角度研究中医药的“证-治-效”评价体系,首创面向临床的中西医大数据平台,首次建立区域性的临床在线辅助决策支持系统。医院方面透露,该课题是整个重大项目中唯一一个具有中医药特色的信息化项目,具有中国医学特色和原创性。

  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获悉,该院因在系统集成方面表现突出,已通过现有最高级的“四级甲等”测评,成为首批集成平台互联互通系统达到国家四级甲等标准的医院。

  2015年8月18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国发﹝2015﹞44号)(下称《意见》),明确提出严格控制市场供大于求药品的审批,争取2016年底前消化完积压存量,尽快实现注册申请和审评数量的年度进出平衡,至2018年实现按规定时限审批等药审改革目标。同时,对临床急需的创新药则加快审评审批。

  美国的医疗健康领域现今正处于混乱时期。媒体已经大量的报道过,美国在医疗健康服务体系方面的投入巨大,然而却收效甚微。幸运的是,得益于该市场的利润对美国GDP高达17%的贡献率,不少创业公司对医疗健康产业都极为感兴趣。来自医疗健康产业外的许多创业者们都给当前医疗体系所面临的问题带来了全新的观点,并开发了许多创新的“移动医疗APP”,而这些APP都在FDA的管辖范围内。

  然而不幸的是,即使是像谷歌这样实力雄厚的投资者,都对医疗健康产业如此复杂的监管感到失望和沮丧。那么问题就来了:创业者们应该如何应对?说的再具体点就是,这些企业家们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选择:到底是遵循这些监管规则呢还是迅速在市场上建立属于自己的品牌和消费群体,来避免日后监管给他们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2015年8月18日,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医药大健康云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药云健康”)完成来自上海医药、京东,以及IDG资本等的A轮融资,融资总额约为11.12亿元。此次公告可回溯到三个月前,上海医药就曾公布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5月18日的公告中,上海医药与京东双方承诺,将共同增资上药云健康,打造医药电子商务和移动医疗的生态系统。

  一家成立不久的福建儿科诊所近日获丁香园注资,为何能获资本青睐,这种模式能否复制? “丁香园” 要办线下连锁诊所,而且各路资本都在争相布局连锁诊所。杏仁医生融资2亿元,进军私人诊所;曾融资5000万美元的春雨医生规划年底布局500家诊所。这些品牌化、规模化的连锁诊所,能否撬开基层医疗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