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服务的创新,除了在技术上的可靠,最关键的恐怕就是要找到合适的支付方。国内,在远程医疗、互联网医疗等医疗技术创新上言必称美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商业保险制度的发达,这保证了患者能在享受先进技术的同时不必过度担心支付问题。

    然而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保险公司的这只“大腿”岂是这么好抱的?要知道,“大腿”也是有厚此薄彼的偏好的。

    3月15日,鱼跃医疗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大医生APP现在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0万,90%以上都是线下导入用户。近两个月,每月的注册用户均在20000人次以上。

    “大医生”APP由苏州医云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出品,公司是由鱼跃医疗旗下鱼跃科技参股成立。

    无论是作为Google精心策划的一场商业秀,亦或是人工智能真的攻陷了人类最后的堡垒,毫无疑问的是,AlphaGo和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的巅峰对决,已经成功吸引了全世界人的关注和热议。如果你还沉浸在“人工智能会不会对人造成威胁”的讨论和忧虑中,显然,你还没来得及了解人工智能,就被排山倒海而来的阵势吓到了。

      记者昨天从国家卫计委官网访谈栏目获悉,今年,所有三级医院将全面推行预约诊疗。对本市医院来说,除今年年底前要实施非急诊全面预约的22家市属三级医院外,其他非市属的三级医院也要推行预约诊疗。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做客在线访谈时介绍,去年国家卫计委积极推行预约诊疗,特别是通过分时段预约诊疗削平就诊高峰,改善就医秩序。“全国三级医院预约诊疗率为32.1%,北京市属三级医院预约诊疗率高达67.5%。”实践证明,预约诊疗是目前改善医疗服务和患者就诊体验的有效手段。

      从2009年到现在,国家医保目录已有7年未变。由于在此期间研发上市的新药没有机会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创新药的销售空间受到极大的制约,这也挫伤了企业研发的积极性。两会期间,多位代表和委员提出应缩短国家医保目录调整周期,探索动态调整机制,建立创新药物进入医保目录快速通道。近年来,我国新药自主研发实力不断增强,研发出一批高质量新药。国产创新药的上市,迫使进口药价格降低,减轻了医保基金压力。然而,由于新药获批后未能及时进入国家医保目录,衍生出一系列问题。

      甘肃省政府办公厅近日印发的《甘肃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实施意见》明确,甘肃将加快建设功能完善、规模适度、覆盖城乡的医养融合健康服务体系。《意见》提出,鼓励发展健康体检、健康咨询、健康文化、健康旅游、体育健身等多样化健康服务;加快推进以市场化方式发展养老服务产业工作;加快推进国家中医药产业发展综合试验区建设。

     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4年工作总结和2015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国办发〔2015〕34号)明确了医改的下一步重点工作内容,完善分级诊疗体系和深化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改革是其中的两项工作重点。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计划在“十三五”期间基本实现:到2017年,分级诊疗政策体系逐步完善;到2020年,基本建立符合国情的分级诊疗制度。到2017年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诊疗量占总诊疗量比例≥65%,到2020年基本实现“小病在社区(基层),大病进医院(不出县)”的医改目标。

     近来,低价救命药断供情况时有发生,致使不少患者四处求药。面对低价药“药荒”的情形,卫计委药政司相关负责人13日告诉记者,卫计委将会继续统筹兼顾医院与基层用药需求,积极推进药品分类采购,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保障短缺药品供应,满足群众的基本用药需求。

     2014年4月,国家卫生计生委等有关部门联合制定《关于做好常用低价药品供应保障工作的意见》。同年6月,又发布《关于做好常用低价药品采购管理工作的通知》,提出加强统筹协调,多管齐下确保常用低价药品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