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教司副司长金生国2月24日就儿科医生培养问题指出,国家将采取更有力的措施来加大儿科人才培养工作的力度,到2020年,力争使儿科医师达到14万人以上,每千名儿童拥有的儿科医师数达到0.6人以上。

    金生国表示,在执业(助理)医师中,儿科医师有11.28万人,占3.9%。中国儿童总数2.26亿,每千名儿童有0.53名儿科医师,与发达国家存在一定差距(0.85-1.3),与儿童医疗卫生服务需求存在差距,特别是实行“全面两孩”政策后,儿科医疗保健需求将更为迫切。

    数字医疗公司Protenus公司近日宣布已经在A轮融资中获得了400万美元的资金,将被用于提供针对EMR的隐私保护解决方案。此轮融资由亚瑟合资企业(Arthur Ventures)领投,LionBird Venture Capital、DreamIt Ventures、Cognosante、TEDCO以及the Baltimore Angels等公司跟投。

    先说说最悲催的阿里巴巴,终于扛不住医药行业的集体抗议,挣扎再三还是放弃了它最核心的资产——药品电子监管码的运营权。阿里健康作为它在医疗领域的独生子,从2014年高调的开场就一直不顺,去年亏了近2亿不说,医蝶谷、云医院等医疗业务都是不温不火、差强人意。让人唯一记住就是创始人曾高调宣布要“让医院倒闭,让医生失业”,差点得罪了整个医疗行业。

    昨日,爱康国宾官方微信发布《爱康国宾关于起诉美年大健康的公告》,公告指出:

    自2014年以来,爱康国宾陆续出现团体客户大面积异常流失的情况,在爱康国宾向新客户进行投标时,竞标成功率也远低于往年以及同期全国平均水平。在此期间,有部分客户透露,美年大健康的销售人员向其宣称已经完全掌握了爱康国宾的客户资料、销售价格以及销售策略等信息。爱康国宾因为美年大健康低价竞标等方式造成团体客户流失,损失巨大。

   到目前为止,“苹果支付”在中国的进展并不顺利。我们知道,移动支付系统在中国已经得到普遍使用,苹果并不占有先驱优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零售商说:“本地支付系统市场已经百分之百饱和,在中国没有人吵着嚷着要使用‘苹果支付’。”中国国内的支付服务扎根于互联网,覆盖范围远远不止叫车、食品外卖和网上购物这些领域。用户还可以投资理财产品、转账、交水电费。而‘苹果支付’目前或许只能在零售点使用,或是用于苹果商店的交易。”所以说“苹果支付”的市场空间仍然有限。

     近日,食药监局宣布收回阿里健康的药检码运营权,另寻第三方机构。阿里健康也发布公告称正在推进移交工作。但药检码在阿里运营期间引发的争议仍在发酵。各类ISV(独立软件服务商)、药品企业指责阿里健康对药检码的运营方式涉嫌兜售商业核心数据问题。2014年1月,阿里巴巴联手云锋基金,对原药监码的具体操作者,香港上市公司、中信集团旗下中信21世纪进行总额1.7亿美元(约合10.37亿元人民币)的战略投资,收购后者54.3%的股份,阿里巴巴集团持股38.1%,云峰基金持股16.2%。

     寨卡病毒近来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2015年5月,巴西出现首例寨卡病毒本地感染病例,此后寨卡病毒病疫情在美洲国家持续传播、扩散,目前有本地传播病例的国家和地区已达36个。23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称: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专家团队与江西省疾控中心合作,对我国首例寨卡病毒感染病例血液标本中的寨卡病毒基因组进行了全面解析,已成功获得病毒全基因组序列。

      近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公告,暂停执行药品电子监管的有关规定,同时就《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修订草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至此,服役了8年的药品电子监管制度被叫停。

      有业内人士担忧,如果电子监管码就此完全取消,药品安全监管是否会受到影响?事实上,暂停了药品电子监管码,并不意味着药品追溯制度的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