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实行七年之后,怨声载道的医保总额预付制度即将退出。

      2月26日召开的2016年上海市卫生计生工作会议传出消息,要逐步强化按病种、按人头付费等方式,逐步淡出“医保总额预付”制度,解决医院因为怕医保总额超标,从而不愿意进、不愿意开高价医保药物的问题。

      技术倒逼改革,市场用选择投票,先进的淘汰陈旧的,发达的取代落后的,这已经成为发展规律。可这种规律如今却常常受到既得利益集团的强大阻挠,使代表着“先进生产力”的改革创新被打压——前有得到市场追捧的快车遭到压制,现有受到消费者欢迎、可能终结假药和高价药的药品电子监管码受到了药店的抵制,面临被取消的危机。

      北京市卫计委近日透露,西城区展览路医院、朝阳区崔各庄社区中心、朝阳区安贞社区中心、大兴区红星医院、昌平区南口铁路医院、平谷区金海湖镇社区中心将转型为康复、护理院,以满足医养结合的需求.同时,北京市还将建社区康复服务模式,支持社会资本发展护理服务,建立护理站,并研究医疗机构老年中期照护、长期照护和临终关怀服务的基本标准。目前,北京已有一批医院开展临终关怀服务。年内本市将制定出台北京市康复医疗服务体系建设指导意见,严格落实三级医院设置康复医学科的要求。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日前与中国移动广西公司就合作打造中国-东盟远程医学中心及智慧医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医院信息化、慢病远程管理、远程医疗、急救平台搭建等领域展开合作。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将借助中国移动的网络优势、技术优势、资源优势、规模优势和产业影响力,丰富医疗领域的信息化应用,打造中国-东盟远程医学中心、智慧医院及广西特色的“互联网+医疗”产业。

      “这是我们疼痛医学界的一件大事,更是疼痛人的喜事。”今天(2月28日)上午,令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主任、中国医师协会疼痛专业委员会主委、中华医学会疼痛分会前任主委樊碧发教授兴奋和激动的喜事是——国内第一个重度垂直移动医疗“疼痛在线”宣布诞生。这是一个不给医生补贴,不以讨论病例作为与医生的粘性,融合医生集团与互联网+思维,构建医师传帮带圈子的师徒社交关系,基于圈子的分级诊疗和多点执业、医教研共享平台。

      2月27日,7家医生集团在北京宣布组建“中国医生集团联盟”,期望通过合作、交流、共享的方式推进“医生集团”这项新业态在中国的成长与壮大。

      这七家医生集团分别为:张强医生集团、广州私人医生工作室集团、冬雷脑科医生集团、沃医妇产科名医集团、宇克疝外科医生集团、永春男士整形医生集团、旭光颌面外科医生集团。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 记者近日暗访发现,上海市瑞金医院的保安帮号贩子找生意,号贩子卖的预约号名字不符医生不管,号贩子还能让推拿科医生随便开缴费单。

上海市卫生计生委27日晚间表示,对媒体报道的号贩子问题高度关注,已会同公安等有关部门和医疗机构迅速查处,目前部分涉案嫌疑人员已被控制。

      春节长假刚刚结束,严重扰乱医院就诊秩序的“号贩子”,又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而且极其猖獗。不仅以“黄牛党”的形式倒买倒卖医院专家号,而且,还利用“互联网+”等高科技手段,借助移动医疗的便利,将专家号变为谋取暴利的手段。空军总医院迅速行动,采取全面启动一卡通自助服务、终止不规范第三方挂号平台“服务”、全面取消专家加号、强化诊区就诊实名认证等4条刚性措施,同时,加大医院周边巡逻,起到震慑“号贩子”的作用。